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我和真夏家的四个淫荡女】(完)
【我和真夏家的四个淫荡女】(完)
 字数:1186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我,恭本阳介,23岁,一个普普通通的大学生,家境普通、学业普通、样 貌普通……最自豪的就只是曾为大学长跑队拿过学界比赛冠军。
 
  女友井上真夏,21岁,是我同系的帅妹,在校内虽未入校花之列,但和蔼 可亲的情格及甜美的笑容,大学里也深受其他同学爱戴。
 
  但她家庭就比较複杂。她妈妈是爸爸的第二任妻子,前妻生下她哥哥和姐姐 后不久便因车祸去世了。哥哥叫志贺,30岁,工程师,已婚;大嫂叫纯子,2 8岁,秘书,是大哥公司里的同事,最后成了他的太太;姐姐叫里美,26岁, 时装设计师,因工作关系平日很注重打扮;还有个妹妹叫茉莉,20岁,是个品 学兼优的大学生。
 
  爸爸的生意还过得去,所以她们一家5口就住在东京市近郊的一个2层高的 平房(哥哥和嫂嫂已搬出)。我平时很少去她家,但在过年期间,因为真夏的父 母因出国旅游,而我父母亦回乡探亲,所以她叫我去她们家小住。
 
  事情就因此而发生了。
 
  就在我到真夏家作客的第二天,她哥哥和嫂嫂突然回来,大嫂纯子说这是婆 婆出国前拜託他们的。我是第一次跟他们见面,我马上礼貌地跟他们躹躬问好, 他们也跟我回礼,只是我的焦点立刻就落在纯子胸前的乳沟上。
 
  刚除下外套时还不觉得纯子身材是这么好的,但只一轻轻俯身,那长长的乳 沟竟比起女友真夏的还要利害得多。之后她拿起之前放在玄关地上的行李和餸菜 时,不经意的看了我一眼。噢!难道给她发现了我色迷迷私的目光?
 
  晚餐时,大哥说想喝点酒,纯子便从酒柜里拿出了一瓶酒来,倒了一杯给大 哥志贺和我。平时我和朋友出去也只会喝一点啤酒,但我自知酒量普通,所以从 来不敢喝多。今次大哥叫我陪他喝一杯,我当然不能拒绝。姐姐里美带头着要和 我们一起喝,於是真夏和茉莉便庆高彩烈地一起去拿杯子。
 
  「这是洋酒,不是清酒,只能一点一点慢慢喝。」大哥提醒大家。
 
  「新年快乐!!!」、「乾杯!!!」
 
  我拿起来便喝了一口,呛到!这酒好呛,我呛到连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咳!咳!」、「好难喝!」初喝洋酒的真夏和茉莉似乎都不感兴趣。 
  「好酒…」里美一口气把杯中的酒喝了一半。
 
  温柔端庄的纯子没说甚么,只是微笑给我们斟酒。但不知道为什么,在给我 斟酒的时候,我又见她偷瞄了我一眼,怪怪的,我也说不上来。
 
  饭后,女生们洗碗的洗碗、洗澡的洗澡,我和大哥就边聊边看着电视上的无 聊贺岁节目。几杯落肚的大哥说句拉着我说东说西,有时她们几姐妹也坐下来搭 嘴几句。
 
  「累了。」已喝了大半瓶酒的大哥说完,便拉着纯子回房。我原也不以为意, 但她家的那几个女生,就是甚么新鲜事似的。她们对哥哥和大嫂在房中的表现十 分有兴趣,她们兴致勃勃地瞎扯。一时说严肃的哥哥在床上肯定是个大色狼;一 时又说外表端庄的大嫂在床上不知会甚么模样……最后里美带头说要去偷看,大 伙儿自然起哄支持。
 
  当然,好歹也要把我一起拉去当个共犯。
 
  大哥今晚就睡在就父母的套房中,而套房的浴室气窗连接厨房。她们商量定 当,三个女生就摄手摄足地一起走去厨房。
 
  我们没有开厨房灯,在客厅的灯光下静侯了一会儿,便从大哥的房间里传来 一点点音乐,真夏她们都说估不到哥哥也挺浪漫的,但我想:那说不定是用来掩 盖纯子的呻吟声吧!
 
  这时她们已悄悄站到椅子上,真夏挤在她们两个人的中间,我就从后面抱住 她。大哥的床对正气窗,我看到大哥裸身坐在床边,纯子就只穿着一套黑色蕾丝 内衣,露出曲线玲珑的背部,正跪在地上埋首於大哥的腿间。看大哥的表情,纯 子的口舌功夫应相当了得,只见她先用极温柔的方式慢慢的吸吮大哥的鸡巴,从 侧边到顶端,仔仔细细的舔着,之后整根含住并有节奏地上下摇摆,大哥双手撑 在床上闭目「唔…啊…」地享受着纯子温柔的服侍。
 
  过了一会,大哥起身让到纯子侧身横躺在床上,跟着把一支电动鸡巴慢慢插 入纯子的穴里!「啊…嗯…」纯子在呻吟声中抓住大哥的鸡巴套弄,又用舌头去 舔他的肉袋。
 
  我在这边看着,不由得心也渐渐痒了起来,手也开始不由自主地不规距起来 了,本来只是轻轻地托着真夏乳房的下缘,慢慢地又将乳房整个握住,因为左右 两旁是真夏的姐妹们,我也不敢太放肆,可是我感到真夏的身体愈来愈热,而我 也扩双手的大游走范围,不但把手伸进真夏的衣服里,同时也则伸进她的睡裤里 探索。
 
  摸着摸着,真夏也开始喘了起来,虽然很轻微,但我想身旁的两个人,应该 还是可以听到,但大家都只是不说出来罢了;这种状况非常刺激,因为我的手虽 然是在真夏身上,不过,手肘一样会碰到旁边的两个人。
 
  首先,是真夏的姐姐,毕竟她也是有经验的人,看了这样的情形不为所动才 怪。她掩嘴低声笑着说:「唷!真夏,你们要不要先回房去。」
 
  我装傻笑着说:「这么早回房干嘛?」
 
  接着茉莉说:「哎呀,姐,你看他的手,在二姐的衣服里面啦。」当时我真 的脸通红,没想到茉莉当场就揭穿了。
 
  我在她耳边调侃地说:「那当然哩!难不成伸到你的衣服里啊。」
 
  茉莉被我一回,脸也红了:「真夏姐!他欺负我啦。」
 
  「我哪有啊。」我说。
 
  里美低声说:「那是你,他才敢这样说。要不然,你来动我看看啊。」 
  我回头看一下真夏,她被两姐妹看到自己被摸得发浪,自然也想看她们都出 丑的样子,所以脸红红地点了点头。
 
  我转头对里美说:「我来了喔。」
 
  「你尽管来。」里美不在乎地说。
 
  我伸手到里美的乳房上,哇!里美的乳房,比真夏的还大,虽然隔着衣服, 但在充实饱满的感觉,恐怕最小也有D罩杯吧!我见里美仍是满不在乎的样子, 於是双手一边在她的大奶上搓,姆指一边在她乳头揉,只见她马上有点不自然起 来,只是一时也说不出话来。
 
  我搓了几下也感到有点尴尬,便打完场讚道:「姐的身材真好。」还好这时 大哥那边又有新动静了,我们的注意力才转回隔壁。
 
  纯子和大哥不知道说了什么话,大哥起了身,到包包里去找东西了。喔!原 来是去找保险套。
 
  但是我这边……
 
  里美、真夏、茉莉三人仍平排在前,我的手自然地又回到真夏的乳房上,但 里美的屁股却突然贴着我的大腿上,因为我们站在椅子上我无路可退,便索性轻 轻顶回去。大胆的里美此时竟用手背在我裤裆轻扫,於是我也不客气再次握住里 美的豪乳。
 
  我们在黑暗中你来我往,里美在我裤裆上的手开始轻轻地撸,我也把手伸入 里美的上衣,开始贴肉的进犯了。里美是穿背心型的运动内衣,只要往上推,坚 挺的乳房就脱罩而出。里美像没事儿似的继续偷看,我就趁真夏和茉莉的注意力 都在大哥那边,恶作剧地将里美的乳头轻轻一握一拧。里美浑身颤但却没有支声, 还闭上眼享受,这时真的香艳刺激到了极点了。
 
  此时大哥已拿到保险套了,他将保险套交给纯子,纯子熟练地用嘴巴帮他套 上保险套,这一幕,看得我们四个都呆了。
 
  此时,我的手已轻轻越过里美的睡裤,抚摸着里美的湿润的小穴口。里美低 头瞄一下我正在作恶的手,也不客气地直接伸手到我裤里直接握住我的鸡巴。得 到允许的我,老实不客气地在她湿润的肉缝上搓揉,更多的淫水马上源源不绝地 涌出。我在轻轻加快手指的动作,里美便浑身酸软地将头靠在墙上。我怕里美被 我弄出声来,手指唯有缓下来,只在肉缝上一下一下慢慢地扣,不敢再深入虎穴。 
  此时我把注意力回到女友身上,我一样如法炮制真夏。她的身体我更为熟悉, 不用一会儿,真夏便和她姐一样,身体软软地靠在墙上。
 
  啪!啪!啪!啪!
 
  「啊……啊……嗯……嗯……志贺……啊……用力啊……啊……啊……」 
  大哥要干纯子了!我们看向大哥那边,大哥以背后式站在床边干起来。从纯 子的呻吟声中可以看出纯子有多满足了,与此同时,我将双手同时插入真夏和里 美的小穴中。只见两女的身体同时颤抖了一下,真夏把身体靠在我身上,回头过 来向我索吻,然后微喘着说:「不要啦!她们会看到啦。」
 
  「怕甚么!就让她们羨慕下啊,等她们知道你男友有多利害嘛!」我们的对 话被旁边的里美听到,她低声反驳说:「你能有多大的本钱啊!拿出来看看。」 
  里美转身把我轻轻推向墙边,还想动手脱我的裤子。她叫茉莉和真夏帮她抓 住我,她两姐妹就趁热闹似的一左一右将我按在墙上,里美就一手脱下我的裤子。 
  「嘿!普通料子吧!我还以为有多大。」里美冷笑着说。
 
  我脸上一红:「你问问你妹子吧!」
 
  真夏扭捏了一下,说:「他…他的耐力很好,有一次给他……玩了一个多小 时……」
 
  「哪有可能啊,一个多小时?」里美明显给吓了一跳。
 
  「……最后还是我撑不下去,用口把它吸出来的……」真夏说完羞得双手掩 脸。
 
  「知道我的利害了吧?」
 
  里美说:「吹牛…鬼才信你。」
 
  「拜托,你要是不信,自己试试看,看你要弄多久……才把我吸出来吧!」 我醒悟到女友还在我身旁,所以急急改口。
 
  「好啊!看看你能不能撑得过五分钟?」
 
  里美要强好胜的性格真可怕!!!
 
  里美看看真夏,见她没啥反应就开始用手套弄我的鸡巴,我倒吸了一口气, 看里美纯熟的手法,便知她的经验丰富,但我也不是省油的灯,这下可好玩了。 我看着真夏,黑暗中见她和我一样惊慌,我们从开始就没想到,里美怎么会玩这 么大,不过现在叫停似乎已没甚么可能了。
 
  不消几分钟,里美一手也累了,节奏明显慢下来,这时真夏说了一句没大脑 的话:「单用手是不可能的,我每次都是手口并用的……」里美听了先是傻了一 下,再看看我,然后就把我的鸡巴含了进去。
 
  这时,隔壁又有状况,纯子的呻吟声大得连音乐声也掩盖不住,「嗯…嗯… 啊…啊…」的不停传过来;而我这边,情况也好不到哪去,里美加强了进攻节奏, 不但将我的肉捧又吸又舔,手指也在我大腿、肉袋子上扫来扫去,想我快点弃甲 投降。她的口技比真夏好明显更胜一筹,我也开始有点站不住脚。
 
  「啊!里美……等等……等一下好吗?」
 
  「这么快认输了吗?没用鬼。」一头大波浪曲发的里美边含着鸡巴边抬头看 我,露出胜利的笑容。
 
  我的男性自专心一下子都给她激发起来,我决心要好好惩治一下这个骚浪女。 
  「我怕你这样吸到天亮也还没吸出来,想帮你一下。」我转个姿势靠墙站好, 便抓住里美的头在我鸡巴上下快速套动几下。为了分散一下注意力,我伸手把真 夏和茉莉大力搂在怀抱,一边和女友湿吻,一边抚摸着茉莉的上下其手。 
  我的手先隔着衣服抚摩她们沐浴后的娇嫩的胴体,慢慢再伸到她们衣服里面 去。真夏闭上眼睛享受我的抚摸;但茉莉就显得有点不自然,但受到两个姐姐的 影响,她也没什么挣扎,只是用无辜的眼神我和两个姐姐。
 
  事已至此,我就索性把真夏和茉莉的睡裤拉低。左右两手同时抓着两女的屁 股,手指不时触及她们的湿漉漉的小穴。真夏身材我一向十分满意的,胸脯饱满, 肌肤滑溜,但茉莉的更令我十分惊喜。
 
  听说茉莉是中学时是水泳部的健将,所以不但骨肉均匀,而且弹肌肉力十足, 胸部虽比两个姐姐要小一点,但臀部的弹性明显更她们,而且童颜细乳,玩起来 颇有幼齿感觉。我忍不住俯身在隔着衣服一口咬住茉莉的乳房上。「嗯…!」茉 莉发出性感的叫声。
 
  另一边的真夏,不知道受到在酒精和哥哥的真人骚燎拨下心情激荡、抑或是 她想在姐妹面前争回点面子,她主动地脱去上衣,甚至连睡裤也脱掉在地上,直 接捧住我的头贴在她胸部上。我马上识趣地将她的一对美乳捧在手里轮流吸吮; 而突然被我凉在一旁的茉莉跟着也学真夏一样,把上衣脱去后双手捧着自己娇嫩 的美乳,送到我面前。
 
  啊!这实在是我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光!4P三姐妹!人生至此,夫复何求啊! 
  最难消受美人恩!两个美女,四只美乳。我唯有躹躬尽瘁,舔而后已! 
  我的嘴在她们俩姊妹的胸脯舔舐吸吮,双手在她们的阴户上挑拨揉搓,霎时 间厨房内淫声大作。她们本来已湿淋淋的小穴被我弄得快要滴出水来似的,我本 想一鼓作气,要她们同时泄在我手上的,但俩姐妹在我的魔爪抚弄下呻吟声愈叫 愈大,怕再弄下去就要被隔壁的大哥大嫂发现,於是我决定稍停一下。真夏和茉 莉马上虚脱似的伏在我肩膀上喘息不止;茉莉更是抱住我的脸面狂吻。
 
  眼见自己的姐姐仍口含自己男友的鸡巴吃得津津有味,而妹妹则抱住自己男 友的脸面狂吻,这时候稍微回到现实的真夏抗议了。
 
  「你……你们别太过份啊!他是我男友呢……里美就算了,连茉莉你也……」 真夏这句话一出,大家彷彿马上从梦境中回到现实。最尬尴的人应该是口中还含 住我鸡巴的里美。
 
  我心想,这下死定啦。
 
  毕竟里美社会经验多,马上掌握了形势。
 
  「唷!是你让他摸我在先的嘛……而且也是你说要手口并用的……」里美此 话一出,真夏的满腔醋意和怒火登时烟消云散,毕竟里美说的都是事实。 
  或许是因为年龄的关系,真夏和她茉莉平常就怕这个姐姐的,可能自小都是 里美在管她们的,所以这两个小妮子对她一直都是又敬又怕。
 
  真夏急忙辩解:「只是、只是……他始终是我男友嘛,你们这样……我…… 我……」
 
  茉莉打圆场的说:「没事、没事!大家玩玩嘛!别介意…姐姐你都玩得好投 入啊…」说完望住身上一丝不挂的真夏,又指着我说:「……噢!阳介他果然是 硬汉子啊!大姐你输了!」
 
  此话一出,二女当场大笑,也因为笑得太大声了,隔壁大哥和纯子也停了下 来。此时真的惊险万分,大家呆住了几秒,大哥似乎要出来看看。我和三女,迅 速的收拾散落一地的衣服,边穿边走出客厅。
 
  走在最后的我突然有所发现!前面的里美正在穿上一条粉紫色的蕾丝内裤… …咦!我好像没有脱过里美的裤子啊?!难道……她刚才一边给我口交、一边在 自慰?!
 
  大哥出来后,见我们四人在玩纸牌,装作没事的去厨房倒水,然后回房。等 大哥回到房间,继续办着和纯子的「家事」,我和三女才喘了一口气。
 
  这时,性格比较内向的真夏说了一声:「我要去洗澡了。」便再次溜进了浴 室。留下我和里美和茉莉在客厅里。我觉得对不起茉莉,於是坐到茉莉身边,小 声地和她说:「刚才抱歉,一时失态,真的对不起。」
 
  茉莉虽然面上红霞未退,仍大方地说:「你也不用介意了,刚才我也太失礼 了……其实姐姐也有不对的,连你的……那个都含了,请你原谅呢!」茉莉的惊 人智慧让我不知道该怎样回答。
 
  里美立时拉开话题:「看不出你个瘦小子还真有点本事,真夏有得受了。」 
  可是茉莉跟着问了个更尴尬的问题说:「姐,刚才你含住阳介的……那个时, 有甚么感觉?」
 
  「甚么这个、那个!那叫鸡巴,你、你没试过吗?」里美已括出去了。 
  「我之前有跟学长做过,但我拒绝给他口交,我怕脏……之后就……」茉莉 露出忧怨的神色。
 
  里美叹了口气说:「其实口交就是做爱前的准备,把男生弄得硬点、也给时 间女生的身心做准备。至於含着鸡巴的感觉…就像吃香肠,不!是辣肉肠,火辣 又刺激。」里美说完偷看了我一眼。
 
  「哪有甚么技巧吗!我好想学……我看A片中的女优都好像很利害,有些男 优都未……插进去便泄了。」
 
  「当然要啊!口交的深浅度、吸吮的力度、眼神和姿态都需要注意,男生才 会觉得舒服。」里美转头问我:「你说,我刚才……和真夏比,谁吸得比较舒服?」
 
  「里美的技巧比较好,但真夏含起来比较有感觉……都很舒服。」
 
  里美这时看看浴室,再回头问茉莉:「真夏洗澡去了,你要不要试试看?」 茉莉连说不要。
 
  里美又说:「有我在这边看着,谅他也不敢怎么样的,但是,你以后就只能 靠自己去摸索了。」
 
  「会不会很恶心啊?」茉莉有点犹疑。
 
  「我没亲过之前,也觉得很恶心,但亲过后,不知道为什么,就不觉得了。」 里美以专家口吻保证。
 
  里美走到在我坐的沙发前跪下,也不问问我的意愿便扯下我的裤子,也把茉 莉拉到旁边。她先亲自示范了两下,便叫茉莉跟着做,难得天真的茉莉又听她话 跟着做。
 
  我坐在沙发上看着她们把我的鸡巴当成教学工具般的轮流吸吮,心里又兴奋 又好笑。我竟然坐在女友家的客厅,让女友的姐姐和妹妹跪坐在我脚边给我口交, 而女友就在浴室洗澡,同时她的哥哥和嫂嫂却在房中做爱……
 
  啊!一想到这里,我的鸡巴就硬得不得了。幸好茉莉的技巧还未纯熟,否则 被这么漂亮的美女轮流服侍,不早就弃械投降才怪!
 
  里美还真的讲解的很详细,例如:如何用舌头在龟头上打圈、深喉咙的时候 要小心别呛到、舔袋袋的时候要用手套弄等……一一如数家真,真想问问里美她 有过多少个男朋友。
 
  我就好像课堂上的假人,任这两姐妹摆布。我的自尊心告诉我:不行!我要 反击。於是,我就把里美的粉红色睡衣中脱去。里美的心情本来就未平伏,不但 没有阻止我,还主动把她的背心型胸罩脱去,让我直接搓揉她的一对D奶,旁边 的茉莉惊讶地看着我们,还是里美叫她专心点学习,她才继续在我腿间「埋首学 习」。
 
  不久,里美也好像动情了,示范的时间变得愈来愈长,而留给茉莉实习的时 间就愈来愈短。
 
  我见茉莉脸红红的看着我们的互动,跃跃欲试的但似乎拿不出勇气,於是我 本着公平的原则,也把茉莉上身的衣服脱掉,茉莉双手掩胸的诱人姿态,害我差 点就泄在里美的口中。
 
  我感到茉莉有点抗拒,於是解释说这是想帮她更投入一点。
 
  「其实我没有讨厌给你摸,只是……有点不好意思。」
 
  见里听到后便放开我的鸡巴,起身去把厅灯关掉,只保留一盏壁灯作照明。 
  「这样好点吗?」里美关心地问。
 
  「嗯!」
 
  里美继续为妹妹做心理辅导:「女生一边给男生摸一边口交,是正常的。因 为只有男女都被挑起情欲,才能享受性爱。爱抚本来就应该是互动的,这样才能 达到灵肉一致的境界。」对於里美的解释当然不会反对。
 
  我叫茉莉把裤子也脱去以免沾湿内裤,她望望里美,里美二话不说就把身上 仅余的衣物也脱掉,示威似的双手叉腰站在我面前,茉莉见状也羞涩地转身背着 我把裤子脱去。
 
  跟着我叫茉莉趴跪在沙发上继续「实习」,而我的手就从她背部一直摸到嫩 穴上。性经验不多的茉莉可能第一次面对男生同时上下两路的入侵,鲜嫩的肉穴 给我两三下揉搓便再次没氾滥起来。旁边的里美跟趁此时机,便和我来个法式湿 吻。
 
  就在我们唇分的时候,真夏洗好了出来,她整个人都定格了。
 
  里美整理一下凌乱的头发后,一本正经地解释说正在教茉莉口交的技巧;茉 莉又把自己和学长的事再说一遍,里美还叫茉莉亲自示范给她看,顺便验收刚刚 教的。真夏见她们一个教得认真、一个学得专心,也就无话可说。
 
  示范完的茉莉对我说:「不好意思,辛苦你!」
 
  我心想:你们两姐妹给我含了一整晚鸡巴,也害我硬了一整晚,大家都辛苦 了……这笔帐今晚我肯定要通通算在真夏的头上。
 
  正当我起身想拉真夏入房算帐的时候,突然灵光一闪:眼前这几个女生,今 晚都未曾有满足过的,或许……
 
  我一手搂住真夏的腰、一手在她的C奶上搓,同时来个深情激吻。真夏的反 应也是异常热烈,完全忘记自己的两个姐妹都在场。我们一直吻到真夏快要窒息 似的软倒在我身上,我丢个眼色给里美,便去脱真夏的碎花睡衣,里美也帮忙把 真夏的睡裤拉下。
 
  此时客厅中的人都已不着寸缕,我叫真夏也示范给妹妹看她是如何给我口交 的,顺便也可以和姐姐里美互相切磋一下。我也不等她同意,便坐回沙发上,张 开大腿露出我坚强硬朗的男性代表。
 
  同时,里美拉着真夏一起跪坐在我脚边,她先从根部向上慢舔几下,同时露 出娇痂迷濛的表情;真夏见状也不甘示弱地一口一口的舔舐着我的龟头。 
  我叫茉莉过来看清楚点,顺便抱住她沿着耳朵、脸颊吻来吻去。我俩手轮流 在这三个美女身上的游走,刚刚的情形又再回来了,只是变得更荒唐、更激烈, 三女轮流与我接吻和口交,我的手指就轮流狂她们的淫穴中进出。
 
  也不知过了多久,情欲累积到最高点的三姐妹,就像三只发情的母猫,赤裸 裸的包围着我,手、口不停在我身上摸索,急切渴望着我的进入。我被三女夹攻 到现在都精虫上脑了,此时也是如箭在弦。
 
  我没理会里美和茉莉就在身边,把真夏抱起来坐在我身上,要就地正法了 (都玩成这样了,她也无所谓了)。我一杆入洞,把早已硬涨发烫的大鸡巴整根 插到真夏的最深处,真夏发出极度满足的声音。毕竟,在场的人一早就已经血脉 奋张到了极点了,所欠的只是谁人首先行前一步。
 
  我就抱着真夏的身躯上下摇动,「啊!嗯!啊!嗯!」的呻吟声随住她身躯 每一次的上落而发出。我这样干了一会,便放手让真夏自己动,只见她像女骑士 般在我身上驰骋,双手在自己的乳房上大力搓揉,我也是第一次见她如此放浪的。 
  我自信十足地问:「小浪女,爽吗?」
 
  「嗯……爽啊……好…爽嗯……嗯…嗯…嗯……干我…阳介……大力干…… 啊…啊…啊……」收到女友指示,我当然不会令她失望。
 
  我抄起她腿弯把她抱起来,立刻火力全开、全力冲刺。真夏有点撑不住似的 大声呻吟:「…啊……啊……阳…阳介……好…啊…啊…啊…嗯…嗯……好啊… …啊啊啊……」
 
  这时,我发现里美和茉莉渴望的眼神,而里美更正用手抚摸自己的小穴。我 知道她们现在也很需要,也知道如果我今天想一箭三雕,就得先解决真夏。 
  我放低真夏,让她趴跪沙发前的地毯上,用背后式干入她的小穴里。我像A 片中的男优般展示我和真夏平常最喜欢用的体位,观众就是真夏的姐妹。我用平 常的节奏不停地干了十几分钟,真夏就已经高潮了。
 
  「啊……啊啊……啊……不要停啊……啊…啊…啊…啊……我要死了……嗯 …嗯……要死了……嗯、嗯、死了……嗯嗯嗯嗯……」真夏再也忍不住,大声的 叫了出来。但我没有让真夏马上休息,我仍继续鞭策着她,直到她叫声愈来愈软 弱,我才让她趴在地毯上喘息。
 
  我眼神一转,用最强悍的姿态将旁边里美的脚踝捉住,然后把她身体转过来 放在沙发的靠手上,并把双腿大大地打开。里美紧张地用双手掩盖着下体,但一 对弹力十足的D奶却被她挤出一条长长的深沟。
 
  我无视她双手的阻挡,用龟头在她的手顶去。一下、两下……里美双手让出 了通道,我的鸡巴像热刀切牛油般轻易地滑入了里美的身体。「啊……!」长久 的空虚终得到充实,里美性感的叫声和情态就是对我最大的肯定。
 
  好胜的大姐瞬间变成了娇媚的小野猫,娇痴淫媚的神情彷彿在告诉我,刚才 的前菜吃完了,是时候到主菜上场了。我决定要把这只小野猫彻底驯服,我一下 一下慢慢地抽送,用龟头慢慢在她身体里研磨,慢慢地感受她的体温、她的紧密。 
  「啊!…阳介,你……啊……嗯……好大……啊……啊……好深……嗯…… …噢……好阳介……不要拜託这样……玩弄人家……啊……」原来里美苦闷的样 子更迷人。
 
  「你想要我怎样?」
 
  「……干我……」里美咬着唇媚惑地说。
 
  「我正在干啊!」我一於装傻到底。
 
  「不是这样……啊……啊……要像真夏那样……啊……嗯……啊…啊…啊… …」
 
  「是不是这样?」我稍微加速。
 
  「对啊……再…再快点…啊…啊…啊…」
 
  「够了吗?」
 
  「啊!不…再快点…啊…啊…啊…嗯!……对啊!…再快点…嗯嗯嗯…啊… 大力点…噢!好…好啊……好阳介……哎!!…啊啊啊…啊啊啊……对啊啊啊… …」我再次之全力冲刺,里美近乎疯狂地呻吟,我也不理他大哥大嫂会否听到, 只一心一意要收服这个淫娃。
 
  里美的确是个理想的对手,她娇痴放浪的情态、性感火辣的身材,加上精湛 无比的口技,无一不是男人心目中的理想情人。征服这样的淫荡美女,肯定会比 赢得学界长跑冠军还有成就感。
 
  在一阵的疯狂抽送之后,把抽送的节奏稍为减慢,但每一下都深进深出,要 她在空虚与充实之间来回反覆,务求要这性感小野猫在我臣服在我胯下。 
  「啊…啊…啊……阳…介……我……好爽……啊…啊…啊……」我忽然会快 速抽送。
 
  「啊……!好深…啊……嗯……干死我……嗯……嗯……噢……我……不行 了……啊……啊……」忽然又把节奏稍为减慢。
 
  反覆几次后,我把里美整个抱起,实行边行行干。我抱住里美围绕客厅走了 一圈后在茉莉面前停下,我要茉莉看清楚我的鸡巴是如何一下一下干进出里美的 小穴,而最重要的是……为我之后的宠幸做好准备。
 
  之后,我将里美抱到附近的墙壁放下,并把她压在墙上猛干。由於身高关系, 这种体位干起来不但更加深入,而且也同时会磨擦到阴蒂,令女生更快到达高潮。 
  果然,不出几分钟,里美也登顶了。
 
  我放开里美让她坐在地上喘息,当然我也需要点时间回气。我把仍然坚挺硬 朗的鸡巴对着里美的面前。累坏了的里美露出少有温柔的目光,然后以近乎虔诚 的姿态,仰头吐舌为我清理沾满她淫液的鸡巴,我也露出满意的笑容并轻抚她的 脸庞,以示奖励。
 
  当我满意地转身,准备吃我今晚的甜品——茉莉。
 
  那知才稍稍回复体力的里美便抗议起来:「你,你连茉莉也不放过?」 
  真夏也说:「里美都始你上了,难道你还不满足吗?」听她们两个这么说, 我只好暂时放开茉莉。
 
  「你们都满足我,可是它…」我指着下面的小弟弟:「…仍硬着啊,那么你 们两姐妹给我再来一次吧,应该也就差不多了。」於是又往真夏那走去。 
  「不!不,我够了……你找里美吧!姐姐救我。」真夏本来在房事方面就不 是那么放纵,刚才那番折腾已叫她吃不消,一听到要再来一次,她马上双手乱摇 地逃到里美身后。
 
  「他是你男友,这是你的责任啊!我……我和茉莉先回房去。」里美的腿间 仍热辣辣的,若马上要再来一次,明日肯定下不了床。
 
  「你们不要互相推让了,我会公平地一人一次的。」我神气地向真夏走去。 
  就在二人仍在你推我让之际,穿着吊带睡裙、头发微乱的纯子走出了房间。 
  「你们……啊……怎么赤条条的在客厅……吵得人家都睡不着呢。」一时之 间也大家不知道该说什么。我看见纯子穿成这么诱人的走出来,心想:差点忘了 大哥大嫂都在呢!
 
  此时,三姐妹都不好意思地低头掩体没有吱声,於是我问:「大哥呢?」 
  纯子说:「他喝了大半支酒,早已睡了,我听到有些声音出来看看……没想 到……」纯子肯定已经醒了一段时间了,一直在房间里偷听。
 
  我看着纯子,她穿的粉红色丝质睡裙质料很薄,也许是因为刚才做爱,隐约 可见胸前突起的两点,里面似乎什么都没穿,我开始幻想着纯子的胴体…… 
  我光着身子走过去,说:「我刚上完里美和真夏,但小弟弟仍然硬得很,我 想找茉莉帮手,但她两个姐姐又不准,你说应该怎办?」
 
  「你…你们年轻人的事,问我干么?我又帮不上忙…」纯子有点不安地的表 情。
 
  「也许……你可以帮忙呢!你这么美…」我已将纯子逼到餐桌边上:「…你 身材这么捧……屁股也是弹力十足……」我的手在纯子肩膀、胸脯和屁股上下抚 摸。
 
  我趁她心慌意乱之际,我一把抱起纯子,把她推倒在餐桌上,睡裙下经过修 剪的阴毛衬托着中间红润亮泽小穴,微微张开的小穴口更依稀可见水光处处。一 想到她刚才和大哥那埸活春宫,我立刻提枪上马,我抱住纯子大腿用力一挺。 
  呵呵!湿透了的淫穴足証她一定是受不了门外的呻吟声,自己走出来撩干的。 
  「你……你等一下……你怎么可以……我要跟大哥说……啊……你……说你 ……啊……啊……啊……啊……」
 
  「说?!说甚么啊!说你被我们的淫声浪语弄我睡不着,出来找我救火吗?」 我一句就说出了她的心底话。
 
  纯子眼睛闭了起来,没再多说什么,只是闭上眼「嗯…嗯…呀…呀…」地低 吟。我双手隔着睡裙在大嫂柔软的腰肢和充满弹性的大奶上摸索搓揉,纯子虽然 捉住我的手,口中喃喃地说:「啊……不……停啊……啊…啊…啊……」但面上 却是一脸欢愉。
 
  「不……啊……阳介……喔…好大……啊……停啊……志贺…救我……嗯… …你妹的男友……啊啊啊……干我……嗯嗯……好深……啊…啊…啊……」这个 淫媚的纯子,边叫边夹紧我的鸡巴,缠在我腰上的双腿配合我的一进一出,但口 中却在叫「老公救我」。
 
  成熟的人妻果然不简单!只听她叫声肯定以为我正在强奸她。
 
  为了惩戒这淫妇,我把她的吊带拉下,令整件睡裙只围在腰间,跟着展开新 一轮的冲刺。「啊啊啊啊……」在我全力鞭策下,她的一对大奶猛烈地上下摇荡, 纯子除了呻吟外,就只有双手找住桌子边沿、张开着双腿承受着我的进攻。 
  一轮冲锋之后,我再把她翻过身来,让她扒在餐桌上再从后面干进去。 
  今晚我才在这餐桌上品嚐大嫂的手艺,估不到这么快便在这餐桌上把大嫂吃 了。看着她丰满的臀部把我的冲刺一次又一次的反弹回来,我加强进攻,在她的 屁股上轻轻拍打起来。
 
  「啪!啪!啪!」的肉体撞击声响个不停。
 
  「嗯…嗯…啊…啊…」纯子的呻吟声也响个不停。
 
  我心想今晚真的收穫丰富。这时,茉莉走过来抱住我的背,跟我说:「你不 要再干大嫂了好吗?……我…我来代替她好吗?」
 
  「不…要…啊…啊……不用啊…啊…啊……代替啊…啊啊……茉莉…啊啊啊 ……」我在连珠炮法之下,纯子句不成句、话不成话。
 
  这时,茉莉继续说:「我也想试试……被你干的感觉,我看着她们的表情都 好舒服,我……拜託你。」我这二十几年的人生中,还是第一次受到女生这样的 拜託。
 
  我慢慢停下来,离开纯子的身体。
 
  「噢……不……」纯子幽怨地看隃我一眼。
 
  「你放心,我会尽量温柔一点,不会要你难受……」我搂住茉莉热吻:「… 不如到你房去好吗?在床上比较舒服。」茉莉含笑点头。
 
  「……真的很抱歉,不知为何今天迟迟都没法泄出来。」我回头向另外三女 道歉。
 
  我牵着茉莉的手往二楼她的房间走去,走到楼梯时我转头对身后三女说: 「不如你们都上来好吗?!万一茉莉撑不下去……我保证这次我会温柔点,顺便 想请你们可否帮帮我和真夏,想想有甚么法子可以令我可快点泄出来……好吗?」 
  三女面面相觑了一下。
 
  大嫂首先走过来牵着我另一边的手臂:「我是大嫂,所以如果茉莉撑不住, 就由我顶上。」说着狡黠地望着我微笑。
 
  真夏也跟着走过来抱住我,说:「你要加油,快点泄出来……」真夏回头说: 「里美,你也来帮手好吗?」我苦笑一下,看来我的持久力的确令真夏吃尽苦头。 
  里美带点挑战地说:「就不信你可以再干我们一回……」
 
  我们浩浩荡荡地往茉莉的房间走去……
 
            ********************* 
  后记:这是改篇自:「我和女友家的四个淫荡女」。原本故事设定的地点为 北京,但我觉得把背景地点设定在日本会更合适,於是开始执笔改编。
 
  如果各位想看原文,敬请留言,我之后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