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同事做爱的回报
同事做爱的回报
陈娟是我的同事,与老板关系不一般她电脑老而旧,那台机器看似一日日闲在那里,但身体里早就面目全非。这个现象导致了陈娟的电脑无法使用,也导致了我与她第一次直接亲密接触。陈娟来找我修电脑,她可真好看。至少,是属于我心仪的那种类型,我在想,如果和这样的女子做爱,是怎么样的一种情形?原谅我,血气方刚的男人,总是会在关键部分,思想拐个做爱的弯的。
老婆base64(5Ye65beu)半个月了,我一个人孤单在家里,生活没了性,就会觉得精神高度饱满且紧张。有人这么说,如果男女之间的眼神接触超过一秒,那么两个人之间至少有好感,如果超过两秒且深情款款,那么就可以约吃饭喝酒,如果超过三秒的深情,可以直接拉宾馆开房。

她的眼神很静,却有一种很粘人的东西流露出来,似有一点欣喜,亮晶晶。于是我确定她对我有好感,那一刻,我也爱恋丛生。她问我:“白哥,我想配个好一点的显卡,你看行吗?”想到是我偷换了她的显卡,不禁有点手足无措:“这个...”她身子一拧,小女孩撒娇一样“你答不答应啊?”我哪能hold住呢?


第二天,我就听到了同事的议论,说我们关系不一般。这反而激发了我的斗志,这样一个女人,我如果把她狠狠按在办公桌上,然后听着她娇喘的声音,是怎样一副销魂的局面?一本杂志扔过来,恰恰砸在我的头上,然后就听到有人:“开会了,你小子还在这里发什么愣?”是业务部全体,据说,老板有很重要的训导,据小道消息,和陈娟这个女人有关系。

这个会上的两个决定都很重要,一个是陈娟正式成为内刊部的副总监,一跃成了我的上司。我才明白,之前她的低调,包括用一台破旧电脑,全是伪装。我看向她,她微微低头,低胸衣前偏偏有层薄纱,挡住那里面玲珑的白。完会后,她走过来,伸出手来,似笑非笑:“白哥,又见面了,祝咱们以后合作愉快!”我伸出手去与她握手,触手之处温软绵延,不知怎么,我想到了合体愉快这个词。几天的变化加上羞愤交加的睡眠,让我的神经有些错乱,我脱口而出:“祝咱们以后合体愉快。”
我看到,陈娟的脸红了,几个同事想笑又不好意思笑的表情。我想表现一下怔忡,却一不小心坏笑了一下。好像有心调戏她。一切糟透了。我居然改动老板的马子,不知道这些东西传到老板的耳朵里,会有什么样的结果。

老婆从遥远的江西打来电话,声音甜得发粘,问我有没有想她,问我身边是不有人,还说要我小心点,说我这人花心,不可靠。说得多了,我也烦,她也找一肚子气。她已经离家一个月了,从来不考虑我这边的饥渴如何解决,我也是响当当的精力青年,白天精力在公司,夜晚精力在床上。我没好气地在电话里说:“就是有人,就在咱们的大床上,我们刚刚做完,她的汗珠还滴在你的枕头上了。”然后,我就听到她在那边大笑,女人就是这样,你不说,她乱猜,你胡说一通,她反而就高兴了。可是,放下电话却怎么也睡不着了,我开始想念陈娟白色玲珑的琐骨,想像她诱人洁白的裙下风光,想像咪咪是否超翘超软。

星期一,一杯水放在了我的旁边,是陈娟,她淡淡说:“喝杯水。”我直勾勾地看着她,想到我夜里天天意淫她,突然不知道说些什么我。她穿了件短裙,双腿白而优雅。我想说,陈娟,咱们做爱吧
同事突然从背后拍我,吓了我一跳。然后,他神神秘秘地附在我耳边:“白哥,大白天的在工作,让老板发现你看A片可不怎么好。”我吓了一跳。在看那段视频时,我尽量让自己的身子档住屏幕,偶然有经过的同事,我也倍加小心,他怎么就发现了?“友情提示你换一个耳机吧,这个声音太响,我在你旁边都听到了。”原来是耳机的事,老子的肺都快被他吓出来了。
自从看了老板和陈娟的激情视频后,我突然觉得人性真是丑恶,也对陈娟没什么好感了,之后像是心中某个美好东西崩塌了,一连几天都黏黏的,监控录像再也不看了。一天,从会议室出来,陈娟喊住我,淡淡说:“一起吃个饭吧,也没别人,全是编辑室的。”她穿紫色长裙,从肩头到下摆是渐深的过度色,淡紫色的肩那里,委婉地别了一个小胸针,上面有施华洛世奇的水晶点缀,我突然打了个寒战,那点水晶,正对着我的眼睛,会不会,是一个小型可三秒钟之后,我就哑然失笑,我于她并无可利用的哪点价值,她拍我,又有何用?胡思乱想间,她已定好了地方,那是个很清静的地方,适合谈情说爱。我突然想,如果是她自己的单独请我,会不会发生点什么事情?事实上我的猜测是多余的,我赶到酒店时,同事们已经落坐。陈娟心情看起来不错,甚至要了两瓶白酒。我素知,她应该是滴酒不沾的。我喝一口酒,玩笑一样:“这喝酒其实跟调情一样,在你醉前的那一刻,所有的过程都是前戏,让你醉的那最后一口才很重要,有时可能是很小一口。”

陈娟看着我,脸色绯红。她去洗手间的回来的路上,悄悄对我说:“一会,你负责送我回家。”我被她这个看似暧昧的决定震惊了一下,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酒后乱性?离别有时,可能会成为性爱的催化剂,我开始胡思乱想了。说是回家,其实是去宾馆,当我知道这点后,心情难以形容。陈娟吐了一路,到宾馆的时候要洗澡,跌跌撞撞,没让我扶,她还是微有点矜持的,她没关门,哗哗的水响,对我来说是一个绝对的诱惑。我的想象让我热血喷涌,那个我无数次幻想过的身体,在水笼头之下尽情展示着。我的身体又起了变化。
出来后,陈娟就坐在我对面,我在猜想她的浴巾下面,到底穿没穿内裤,她包裹得十分老练,但两条白而光洁的腿就闪亮亮地在我的眼睛里招摇,她的酒醒了些,微有些羞,一会之后,她终于开始诱惑我了,把被子一拉,淡淡说:“你先洗澡去吧,我今晚睡这床,你睡那张床,说好了,谁都不碰谁哦。”这分明就是赤裸裸的求插信号。

我高兴地匆匆忙忙洗完,坐在床边,对她说:“苏妃,朕想跟你说会话。”我完全是以康熙的口气在开玩笑,这样有两个好处,一是拒绝了可以顺势而下,二是不拒绝可以乘胜前进。她没动,也没说话,似是睡着,似是默许。我再也忍不住,泥鳅一样滑进了她的身边。她的皮肤,一如我想像的光滑柔腻,手感极好,竟然真的是一丝不挂。她微有些推却,娇嗔着说,不要,不要。我附在她耳边,轻轻说,一会你就会说:“不要停了。”
陈娟的乳房果然不一般的挺翘,是我见过的所有胸型里最完美的,手感滑而柔软,她呻吟一声,我再往下慢慢摸索,果然早就一片汪洋。原来她早有准备,这一点倒是我没有想到的,或者是刚刚坐下来时,她早就按捺不住了。

我兴奋地正要进去,陈娟却突然躲开了,我问这是何故,陈娟说:“我不能白和你睡,你要给我回报。”我以为她这是调情,忙道我会满足你的,陈娟以为我装傻,有点恼怒,坐了起来。“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偷窥我和老板的事情,还在这里装。”陈娟说。

我一下子愣住,原来她知道了,原来她让我来宾馆不过是索回那段激情视频,我还以为她是有点喜欢我的。可见,我是自作多情了,她让我来不过是想利用肉体关系堵我的嘴而已,苦笑,摇头。“怎么?别说你不知道?”陈娟疑惑。“放心,视频我回去就销毁,如有泄漏,天打雷劈,不得好死”我重重地发誓。陈娟这才放心下来,一下过来又搂住我想要亲,我一把推开了她,默默地穿好了衣服,她很疑惑,一直问我为什么,我什么也不想说,只觉得这个宾馆的空调实在开得太大,冷的人想打哆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