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族1-6作者∶不详   武侠情色   

魔族

作者∶不详 字数:80603 编排:scofield1031 TXT包:



第一章魔刀手

我是一个魔族。

确切的说,我是一个魔刀手。所谓的魔刀手,就是魔王手下使用刀的武者, 魔王手下使用刀的武者并不多,因此,我们魔刀手一族是魔王手下人最少的种族, 可一个魔刀手的战力却很强,我们可以轻易搏杀勇猛的兽人族,也可以和人类最 强的圣殿骑士打成均势,因此,魔界没人敢小瞧我们,就连魔王老大,也将我们 视作心腹、王牌。

我是一个魔族,魔族都是杀戮成性、残暴不仁的傢伙,可我是不同的,我不 喜欢杀人,因此,我虽然是一个魔刀手,却很难升到高一等级的魔刀将。因为要 想升到魔刀将,我就必须杀一百个一级敌人,或是赢得十场魔界内的生死赛,我 不喜欢杀人,也从未杀死过一个人,因此我升不到魔刀将。不过这也好,升到魔 刀将虽然拥有很大的权力,可死得也很快,魔界的将领是更换最频繁的工作了。

可是,这也有一点不好。当不了魔刀将,我就少了很多征服美女的机会。

我喜欢美女,尤其喜欢异族的美女,虽然魔界的女子们经常为我魔刀手的身 份和银色长发的英俊外表所吸引,时常对我暗送秋波,可我并不喜欢她们身上的 暗黑气息。我喜欢和魔力强大的精灵族女子作战,然后将战败的她们征服在我的 胯下;我也喜欢和圣洁的人类女祭师对抗魔力,然后看着她们在我的堕落魔法下 臣服,成为我新的奴隶;最吸引人的还是那些天使,你能想像,折断她们的翅膀, 污辱她们的心灵,是多么诱惑的一件事情吗?

可惜,我不是魔刀将,因此我很少有和美女对战的机会。因为我们的战斗任 务都是由魔刀将分配的,本届的魔刀将,就是那个名叫巴伞的绿毛烂牙老贱种, 我敢打赌,他一定是瞧我英俊的外表不顺眼,他总是给我派一些噁心的任务,譬 如和熊族作战,又譬如进攻水蜥蜴族的巢穴等等。

靠!我是魔刀手,不是动物园园长,那些怪物里面会有美女吗?而且我不喜 欢杀人,要我去和那些怪物作战,不是摆明了要让我好看吗?因此,我现在正站 在巴伞的办公桌前,用我那锋利的长刀刮着他的桌面,我要向他严厉抗议!必要 时,就算宰了他也在所不惜!……当然,这只是说说而已,除非在决斗场上,不 然残害同族是魔界大忌,我可不想成为魔界刑者练习杀人的道具。

「喂!沙鸥,你这没用的笨蛋!老子叫你开个罐头,你却他妈的给老子把桌 子划花了。派你去和熊族作战,你却给老子跑到街上,买几张狗皮回来冒充熊族 人的皮,居然还恬不知耻的说你如何如何英勇?他妈的,也不想想,有那种斑点 的奶牛熊吗?上次你苦苦哀求,眼泪鼻涕流了老子一腿,老子没办法,才派你和 大家一起去进攻水蜥蜴族的巢穴,你倒好,蜥蜴族没杀死半只/-,却给老子抓回 一只青蛙,居然还是瞎了一只眼睛的残疾青蛙!他妈的,老子真怀疑你是不是投 错胎,你这种垃圾也会是我们魔刀手一族吗?真他妈老天不长眼啊。」

巴伞抓住我的衣领,劈头盖脑就是一顿训斥,我自然是不会和他一般见识, 不就是划花他的桌子吗?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哼,暂且留住他的狗命,谁叫老子 不喜欢杀人呢?顺便一提,沙鸥是我的名字,也是光荣的魔刀手一族的荣誉象徵。

「是,是,巴伞大人您别生气,您别和我这种小人一般见识,当心气坏身子。」

我堆出满脸的笑容,扶着那老绿毛贱种坐下,帮他泡好了一杯茶。不就是泡 杯茶吗?大丈夫能屈能伸,改日(淫色淫www.wo688.COM)我定要叫你巴伞给老子端屎盆。总之,巴伞的气 似乎顺了一些,脸色也好了很多,至少不是绿色的了,我想,现在我该提提自己 的要求了。

「嘿嘿嘿,巴伞大人,属下有个小小的请求,不知当说不当说?」

「他妈的,有屁就放!老子看到你就倒胃口。」

「是,是!属下想自请去看守环墓园,还请巴伞大人批准。」

「环墓园?」就如我所预料的,巴伞那张老脸上满是疑惑,「你要去那种地 方做什么?」

环墓园是魔界历代魔王安葬其宫内死去的失宠妃子、普通宫女之所,若是得 宠妃子则另有专门的安葬地点。此处一般不许普通魔族靠近,并且有专人看守, 我们魔刀手一族便是奉魔王之命,提供看守此处的守护者。说是守护者,但事实 上根本没什么值得守护的东西,此处并没多少值钱的陪葬品,而且阴怨之气极重, 搞不好还会被冤魂骚扰,会有人来才怪,就连魔刀手内部,都视看守此处为最大 苦差,人人避之唯恐不及,因此当我提出自愿看守环墓园时,巴伞当然会心生怀 疑了。

「也没什么,只是想去那里锻炼一下自己,我不想再给光荣的魔刀手一族丢 脸了。」

「真是如此?」巴伞明显不相信我。

「句句出自肺腑。」反正说谎话又不会少块肉,不说白不说。

「那好!」巴伞拍了拍我的肩膀,语重心长道:「沙鸥啊,其实你长得也算 一表人材,可你最大地问题就是没有上进心,我很高兴现在你有了,你是我们光 荣的魔刀手一族,只要勤加用功,用不了多久一定会出人头地的。」

靠!演什么戏啊?他以为我不知道他想什么吗?把我早点打发走是他求之不 得的事情吧?不管怎么说,我已经达到目的了,哈哈,环墓园,环美人,我来了!

就在我以为大功告成的时候,突然出现了一点意外的状况,窗外蓦地传来一 阵急促的警报声,巴伞一听这警报,就像老鼠听见猫叫一样,从座位上弹了起来, 双手倏的幻化成两柄青绿色的长刀,破门而出,只远远给我留下一句话。

「明天就去环墓园报道吧。」

我是魔族,我当然知道那警报是什么意思。那代表着又有不知死活的傢伙企 图行刺我们的魔王了,唉,就和女人月经一样,每个月总有找死的笨蛋想要刺杀 魔王大人,那些没脑子的傢伙也不想想,魔王啊,哪有那么容易杀死的啊?要真 是那么容易杀死,作者也不用写这故事了,我直接去杀死魔王,然后取而代之就 好了吗。

巴伞是我们魔刀手一族的魔刀将,也是魔王的护卫,魔王出事,他自然要即 刻赶到。事实上,他倒不是怕魔王被人杀死,说不定他还巴不得魔王早点死呢, 他担心是,要是他去晚了,会被他的死对头,毁灭法师一族的毁灭法王在魔王面 前进些谗言,说他护驾不利,到时候他就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总之,我的目的已经达成了,伸个懒腰,我直接对巴伞离去的方向比出中指, 骂了一句「F」开头的名言,顺手从巴伞桌子上牵走两卷鬼刀火卷轴,迳自朝门 口走去。

我美丽的人生,该开始了吧。

出了门,我决定先回家。

这是当然的了,就算是要去环墓园,也没有这么快的,我必须回家准备准备 啊。食物,衣服是必须的,还要有一些黄色画报吧?最重要的……我那个宝贝亲 亲小盒子,我的一生全指望它了;还有铁锹、铲子……嘿嘿嘿,毕竟是要去开挖 吗。

走在大街上,我规划着自己的光辉未来,眼睛却不自觉的盯着满街的美女们 瞧。这里是魔族的繁华都城纤牙城,堂堂魔王的根据地,乃天子脚下,即便是和 人类、精灵族的超级大型都市特兰迪斯相较,纤牙城在规模上亦丝毫不输。所不 同的是,人族和精灵族的都市是光明与和平的象徵,我们魔族的都城则自然是最 混乱、最邪恶、最血腥、最暴力的集合地了。

相较起来,我当然更喜欢这里。光明?和平?这些东西有什么用?能拿来当 饭吃吗?那些虚伪的人类时常打着这些标语,随意残害同胞,我就曾亲眼见过一 个英勇的人类剑手,在击败我魔族十数名高手后,好不容易回到自己人的城堡, 却被他的同类残忍的射成刺蝟,并将他的头颅连同妻女一同献给我们魔族,作为 祈求和平的工具。

我们魔族虽然表面上邪恶黑暗,却从不会做出这种背叛陷害的事情来。我们 敬重勇者,靠实力来决定地位。就拿我来说吧,即便是对我最讨厌的巴伞,我也 十分钦佩他的实力,并且幻想着有一天能将他击败……我倒不是想要取代他魔刀 将的地位,我是想要他那些堪称绝品的私人女奴。

巴伞那个老色魔拥有无数年轻貌美的女奴,全部藏在他的一处花园别墅里。

听我一个魔刀手哥们说,那里的女孩们都被巴伞调教的有如小绵羊,对男人 言听即从,进了那里就和进了天堂一样,虽然我不知道我们魔族进天堂是不是一 件好事,不过他的意思我明白。他还说,最厉害的是其中一个叫莉莉雅的精灵族 少女,说是拥有精灵族的王室血统,长得美貌绝伦,如天女降世,更难得的是, 她还是个处子,纯洁得好像花瓣上的露珠一样,虽然我们魔界的花瓣多半有毒, 不过他的意思我明白。

也不知巴伞那老傢伙是不是阳痿,有这么一朵美丽的小花在身边,竟然不摘?

不过那也与我无关,巴伞那片花园我连接近都不能,我那哥们是立了大功, 被龙族战士打断了一只手加一只脚之后,才以魔刀手英雄的身份得以参观巴伞的 花园……虽然我也很想进去看看,可若是需要断个手脚什么的当门票,那还是算 了吧。

总之,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赶去环墓园,那是我翻身的最大希望了。这样 想着,我加快了脚步。

街上五光十色,魔潮汹涌,不但有许多衣着火辣的魔族美人,最有看头的还 是那些上位魔族们眷养的私人女奴,她们大多是其它种族的战败者或其家人,因 为有几分姿色,得以活命。魔界的上位者们多有一些奇怪的嗜好,例如,那边那 个翼风魔怪,就把他的一个私人女奴装在透明的大瓶子里,扛在肩膀上四处走来 走去,我真不明白他这样做是为什么,炫耀他孔武有力?还是想告诉大家他是魔 界第一白癡?总之,那透明瓶子里长着一对雪白翅膀的天使女孩咬着下唇、战战 兢兢的模样,倒是十分的赏心悦目。

还有那边那个停在路旁的马车上的吸血伯爵,穿得倒是满像个人样,可竟然 当街咬住一个人类少女雪白的臀部,「啧啧」的吸起血来。那红发的人类少女双 手被反绑在身后,打横趴在吸血鬼的膝盖上,白瓷般的面颊因为痛楚而显得有些 苍白,星眸紧闭,娇艳的薄唇不停的呢喃蠕动,似乎是在低声求饶。她只有上身 着衫,下半身的丝织长裙连同雪白内裤一同褪到脚裸,大腿根部的神秘禁地由於 其主人的微微挣扎而若隐若现,看得我血脉贲张。

那吸血伯爵显然是个变态!放着如此美女不去享用,反而张开血盆大口,露 出闪亮的獠牙咬向少女的雪白娇臀,一面吮吸少女的鲜血,一面还伸出舌头添两 下……靠!吸血伯爵见多了,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那种地方的血比较香吗?怎 么如此的没有羞耻心?这样还算是正义的魔族吗?……死傢伙,头还挡住了那少 女含苞欲放的神秘花园,害老子看不清楚。

不行!老子要走近点看看!

这样想着,我不由自主的朝那马车走去。看来和我报持着一样想法或基本一 样想法的人很多啊,马车很快就被一群流着口水的魔族们包围了。可那吸血伯爵 显然受过特殊训练,竟然浑然不觉四周鼓噪的人群,自顾自的做着表演,反而是 那人族的红发少女看见这么多人,俏脸羞得和苹果一样红,挣扎得更厉害了。

蓦地,一阵骚动自我身后传来,回头一看,原来是铁血族宪兵来了,虽然私 人女奴没有权力保障,随便怎样凌辱都成,但这吸血鬼骚扰到正常秩序,就一定 会有人来管的了。不过……死宪兵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我看的最开心的时候来, 实在扫兴的很。妈的,铁血族的宪兵冷酷无情,办事没有转圜余地,我家里就还 放着两张因为随地大小便而被他们开的罚单,等将来我当了魔王,一定派这群混 蛋去通下水道!

果然,宪兵是来制止那吸血伯爵的,我冷笑两声,等着看好戏。只见那吸血 伯爵意犹未尽的抬起头,不耐烦的将膝上的少女随手抛在座椅上,少女吃痛,不 自觉的发出一声悲鸣,娇嫩的雪臀由於遭到粗暴对待而呈现出几点赤红的鲜艳伤 口,正往外渗透着微量的鲜血。吸血伯爵不理那女孩,迳自取出一块手帕擦了擦 嘴角的血痕,走下马车,狠狠瞪着面前青色长脸的铁血宪兵。

「你们要做什么?」他开口道。

「请报出身份,姓名。」铁血宪兵冷冷道。

「我是吸血伯爵一族的二级魔法使,夜行者部队的希兰梅耿统领。」

哗!来头不小啊!我吃了一惊,不禁对眼前这个「稀烂没根」统领刮目相看。

虽然能拥有私人女奴的都是上位魔族,随便抓一个也是三级战士或法师,可 这位的来头似乎特别大。吸血伯爵一族和我们魔刀手一族一样,都是魔界六大种 族之一,他们比较擅长使用魔法,拥有很多黑暗法师部队,其中最着名的就是魔 法部队「夜行者」,那可是我们魔界的主要战力之一。

这个叫稀烂没根的傢伙是夜行者的统领(虽然多半省略了一个「副」字), 那是和巴伞一样级别的高官了,而且他是二级魔法使,实力比我这个九级刀手要 强太多了,还好刚才没有惹到他,不然麻烦了。看来这傢伙和铁血宪兵之间有得 吵了。

「这是五十金币的罚单,请您接受。」

「为什么?」

「因为您在街上咬女奴的屁股,触犯了魔界宪法。」

「我不记得魔界宪法里有」不许在街上咬女奴屁股「这一条。」

「但是您骚扰到其他人的正常生活了。」

「我有骚扰到其它人吗?」希兰梅耿指着周围的群众说:「是他们自己围过 来的。」

「噗呲噗呲!」

「唧咕唧咕!」

对不起,音响效果没出问题。在我耳中听来,他们后面的争吵就都是这样的, 因为我已经懒得听他们胡说了,我的注意力被那个人类的女奴吸引过去了。

这女孩大约只有十六、七岁,一头红色的秀丽长发,直垂腰际,可此时却由 於慌乱而显得有些凌乱。早先位置太远没有看清,近看才发现,她面容清秀,肌 肤雪白,身材玲珑有致,算是相当漂亮的人类女孩,不过现在她的处境有些难堪。

秀美的纤手被捆在身后,脚裸又被长裙困住,被主人粗鲁的推倒在座椅上的 她,努力挣扎着坐立起来,想要努力挡住自己赤裸的下身,却由於手脚难以活动 而失败,反而弄巧成拙,摔倒在地上,白皙的美腿和粉色的私处顿时一览无余。

引来周围一阵口哨声。

惊呼一声,她努力并拢着双腿,试着爬回马车上,却屡次失败,最后不得不 放弃了努力,像一朵倾倒的鲜花一样,就这么倒在地上。隔着衣料的坚挺双峰和 赤裸的匀称雪臀随着呼吸不断起伏着,下唇由於羞辱的感觉而紧紧咬在贝齿中, 两行清泪也顺着粉色的面部曲线流淌下来。

看到她这副模样,我不知脑中哪里抽筋,竟然觉得有些心酸……靠!奴隶见 过千千万,比她淒惨百倍的也见过不少,还从未有过这种感觉……真他妈的奇怪 啊。我怎么会同情她呢?这简直就跟布什和拉登称兄道弟一样不可思议啊!

就是这么不可思议,我不由自主的将她从地上抱起,放回到马车上,然后在 周遭众人瞪得贼大的眼神包围中脱下身上的长衫,盖在她的身上。然后缓缓退到 一边,望着她混合着惊讶和感激的美丽眼瞳,做出一个自认为迷人的笑容。

蓦地,「轰」的一声爆响,我只觉得胸口猛然一股大力传来,整个人不由自 主的退后数步,耳畔传来一个凶狠的声音……

「多管闲事!」

这声音!是那个吸血伯爵!抬起头,我赫然发现,那马车已经推开围观诸人, 远远离去,只卷起一阵尘土,漫天飞舞着……

尘土中,我看到了我的那件长衫,它已经被撕成几片,孤零零的散落在地上; 那铁血宪兵则流着血软倒在一旁,口中黑洞洞的,地上满是碎牙……咦,在我的 长衫边上,一个亮晶晶的东西,正散发着迷人的光泽,那是什么?

我好奇的走过去,拾起那亮晶晶的东西,仔细观察之下,那竟是一颗指甲盖 大小的金色石子,看起来怪好看的,却不知是什么东西。

周围的人群已然散去,我无奈的耸耸肩,将那石子收回怀里,转身朝家里走 去。虽然受了气,可人家势大,而且功力高强,我又有什么办法?顶多在心里骂 骂那吸血鬼罢了……

於是,当我骂完那吸血鬼稀烂没根的十七代爷爷的远房大舅子的堂弟之后, 我到家了。

说是家,其实也就空空荡荡一栋房子,这房子是我那死鬼老爸留下的,说是 祖传的风水宝屋,住在里面的人大吉大利,将来最差也能够混个出人头地,运气 再好一点甚至能威震魔界,成为一代霸主。

我一直认为这种说法是放屁!包括我老爸在内,我家祖先数代虽然每个都是 名声响亮的魔刀将,可惜,他们和其它的魔族将领一样,虽然取得了无数辉煌的 战绩和荣誉,却难逃征战杀场的最终命运,全都在「出去砍人的时候人头落地」, 真真正正的「出人头地」了,至於说威震魔界,我是不知道自己将来会不会威震 魔界,至少现在我家的那群老鼠已经长得威震魔界了,各个都是鼠中之霸,连猫 都打不过它们。

收拾了一下必要的东西,我顺着嘎吱嘎吱作响的楼梯,和老鼠们打了声招呼, 来到地下贮藏库。周围有些黑,看不大清楚,我懒得点灯,嘴里哼着不成调子的 「十八摸」,双手摸来摸去,摸到一个小盒子,当下抱着它亲了一口,走回楼上。

回想起我获得这个宝贝盒子的过程,那还真是有戏剧性。

那天,我正一个人躺在家中,一面看着天花板发呆,一面寻思着从哪里弄些 钱花花。家里除了这张床以外,大件的傢具全都进了当铺,实在是没什么油水刮 了。虽然我是魔界数一数二的魔刀手,可一文钱逼死英雄汉,如果让我选择的话, 我是宁可被钱砸死也不愿穷死的,不过死鬼老爸留下的钱实在太少,上门来分钱 的女人又太多……所以到我手里就所剩无几了,再所以,我现在就要穷死了。

心烦难耐,我顺手抓起身旁的一本《龙虎豹——魔界版》,另一只手握住我 那雄壮的弟弟,想要安慰一下自己受伤的心灵,也许是动作太大,还没安慰多久, 只听「轰」的一声,那床竟然整个垮掉了!当时我的背就和我的腿一样疼,好不 容易从一堆木屑中挣扎着爬起来,正准备吐出一堆诅咒四方神佛的美言,却赫然 在那堆碎裂的木屑中看到了那个小盒子!

将那盒子从地上拾起,我的目光立即就被它美轮美奂的外表吸引住了,白玉 雕琢的盒身,四周镶嵌着各式各样的细碎宝石,还绘制着许多我想也想不到的绝 色美女的图案,各个清秀俏丽,曲线玲珑,好似要活过来一样,不过仔细看看, 那似乎都是同一个女子的绘画,却不知这女子是何人?还有,这盒子似乎是藏在 我那床里的,对了,记得老爸曾嘱咐过,说是祖训有云,我家这张床乃是前不知 道第几任魔王所御赐的珍品,代表着家族的荣誉和象徵,叫我无论如何不能弄丢。

是什么珍品我不清楚,不过经过这许多年,这破烂床早已经残旧不堪,睡上 去经常闪腰扭脖子什么的。我也算是很给老爸面子了,虽然穷得要死,什么傢具 都卖光了,可唯独这张床却一直留到现在,未有动过分毫。

现在回想起来,所谓的什么「家族的荣誉和象徵」云云,可能不过是个幌子, 这白玉盒子才是真正的秘密所在吧?仔细想想就知道了,哪有人将「家族的荣誉 和象徵」整天睡在身下,还公然在上面闷鼾放屁、打飞机玩女人的?太扯了吧?

嘿嘿,看来今天我是撞到大彩了!这盒子这么艺术典雅,里面会装着什么呢?

宝石?武学秘笈?藏宝图?禁忌的魔咒?奔腾九芯片?还是最完整的阿里布 达年代记和龙战士合集呢?

怀着无比兴奋的心情,我迫不及待的打开那金色镶边的小巧盒盖,一看之下, 顿时傻了眼……

空的!空荡荡的,里面除了白玉无暇的盒壁之外什么也没有!我吃惊的将盒 子翻过来,用力倒了倒,证实了我所看到的……的确是空的!这……这怎么可能 呢?……不对,一定有什么机关!盒底肯定有夹层!

不死心之下,我把那可怜的盒子翻来覆去折腾了许久,又是浸水又是火烤, 最后只证明了一件事……没有机关,我失败了,我的梦想破灭了,我完了,我毁 了,我……什么吗?哪有这么严重,不过就是一个盒子而已,更何况,把这盒子 买了应该值不少钱吧?

将那盒子丢在一边,我颓然坐倒在地板上,不断安慰着自己,心中却难免有 些失望。时间已近傍晚,夕阳西沉,魔界的绿眼鸽发出「咕咕」的叫声,逐一飞 返巢穴,我的肚子也发出「咕咕」的声音,却没有食物飞到我的胃里。罢了罢了, 这么坐下去不是办法,我好歹是个魔刀手,总不能饿死在家里吧?正准备起身, 耳畔突然传来一个怯生生的甜蜜声音……

「您……您饿了吗?那……玉儿去帮您找些吃的,好吗?」

甫闻此言,我立即惊得大叫,心中升起一股恐惧感,猛然从地上弹起来,右 手一挥,激出连体长刀,四面警戒着。不要笑我!在自己的家里突然听到陌生人 的声音,谁都会有这种反应的,「谁?是谁?出来!」我吼叫着。

那一刻,我真的以为我在做梦。随着我的话语,眼前突然出现一片乳白色的 烟雾,弄得我极为紧张,生怕一不小心人头落地,紧接着,烟雾散去,只见一个 全身白衣素裹,宝石点缀其身的秀丽少女,正娇羞的站立在我的面前,长长的睫 毛下,一双黑色钻石般的闪亮眼瞳,小心翼翼的注视着我。

「是您放出我的吗?」那少女不安的玩弄着腰侧的衣角,轻启樱唇,柔声道。

我没回话,眼睛直勾勾的盯视着清丽可人的她,不断流着口水。肌肤雪白、 身段窈窕,这便算了,最让我感兴趣的是她那和瞳色相若,如瀑布般直垂臀后的 黑色长头,我还从未见过这么美的秀发,像云彩、像流水、像丝缎一样,随着少 女的动作轻微摆动着,惹得我的心也随之摆动。嗯,她的额头上有一只白色的小 角,耳朵是尖的,看来是魔族没错,可是……这么清丽的魔族女孩,还真是闻所 未闻啊。

而且,我怎么总隐隐约约觉得,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她呢?……啊!对了, 她不就是那个盒子上画着的少女吗?这……这是怎么回事?魔王显灵了?她竟然 活过来了!!!

「是您……放出我的吗?」大概是见我一副吃惊的模样,没什么反应,那少 女又重複了一次。

「你是谁?你是从那盒子里出来的?」我问了两个自认为问到重点的问题。

果然,那少女点点头,道:「我叫玉儿,我……是依附在那个白玉盒子上的 没错。」

依附?有意思?被她引起了兴趣,我也顾不得「咕咕」直叫的肚子,示意她 坐下……家里没有凳子,只好坐在地上了。我决定要和她好好谈谈,这不仅仅是 因为好奇,我直觉的感到,自己一生的转机,似乎来了。

微微一歎,玉儿那小妮子不知想到了什么,神情变得有些黯淡,讲述了一段 令我震惊不已的故事。

三百四十六年前,在我们魔刀手族刚刚崛起的时候,魔族曾经有一位震古烁 今、天下无敌的绝世魔王——寂天帝,没有人知道他长得什么样子,他总是用面 具将自己的面容隐藏起来,人们只知道他有着一头银色的长发,对了,就是和我 一样的银色长发。

他凭着自创的「寂天神魔绝」,兼修黑魔法和召唤魔法,十四岁就夺得魔界 最盛大的黑暗武术大会冠军,崭露强横实力;十七岁时仅在一刻钟内,三剑取下 当时人类最强的圣殿骑士——帕休斯的人头,并凭此功绩被当时的魔王扎特授予 魔界武者的最高荣誉,成为有史以来最年轻的魔界武神;十九岁时更是率领魔族 大军攻破精灵族的都城,并将当时公认的天地间第一美人,精灵族的小公主天星 无痕抢回魔界,逼得精灵王狠下心来迁都人类领地,与人类合并抵抗魔族,直到 现在仍是如此。

这才只是个开始,在他二十岁的时候,由他所统率的魔族大军已经将人类和 精灵族联军杀得大败,眼看就可以取下对方最后的老巢,可不知道为了什么原因, 他竟在阵前突然率军回头,宣佈叛变,率领大军杀回魔界,一年之内降服四十七 名魔界领主,斩杀十九名上位魔将,击破魔族百万大军,一直打到当时的魔族都 城海牙,单枪匹马直接面对魔族第一高手,魔王扎特。

没有人知道那一战的过程,那一战之后,当时的魔族都城海牙整个变成了一 片废墟,从废墟之中最后走出来的,是全身浴血的寂天帝。之后,魔族就迁都到 纤牙城,寂天帝取代扎特接替魔族王位,成了新的魔界霸主——寂天帝王。

可惜,从此以后,寂天帝就再也没有对外扩张之心,眼看着人类和精灵族渐 渐回复了元气,而新兴的许多其它种族,如兽人族和其数个分支、号称神之使者 的落世天使族等等也迅速崛起,魔族有十数年没有发动战争。好战的魔族们坐不 住了,他们屡次劝说寂天帝发动战争,打击敌对种族的势力,却屡次被寂天帝拒 绝……终於,他们决定孤注一掷,向人类和精灵族请求帮助,除掉这个眼中钉。

基於过去的恩怨,人类和精灵族恨透了寂天帝这个魔头,早就想除掉他,尤 其是爱女被夺的精灵王天星野火,更是不遗余力的发动所有精灵族高手,甚至亲 自出手,来到魔界,目的只有一个,一血前耻,杀掉寂天帝。

魔族们设下了圈套,他们以祝寿为名,想要将寂天帝诱到各族高手们埋伏的 地点,一举杀之。凭寂天帝的聪明才智,很难相信他会没察觉到这么幼稚的圈套, 可他还是去了。

就如各族高手们所计划的,准备充分、实力强绝的他们最终达成了目标,可 他们付出的代价却远远超过了估计。参加围杀计划的两百四十人,最后活着的只 有一人,只有天星野火一人活着出来,无比悲怆的他回到了精灵族,击碎了自己 的长剑,对当日(淫色淫www.wo688.COM)的决战只字不提,并且从此隐遁山林,不知所踪。那一战的过程 是怎样的?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只有他一人活着?最重要的是,天星野火 只和族人说寂天帝死了,可没有人找到过寂天帝的屍体,他的屍体究竟在哪里?

这些问题,都随着天星野火的离去而变成了千古之谜。

绝世魔主,武者的传奇,银发的寂天帝就此陨落,死时仅有三十七岁。他留 给后世之人的,除了神话一般的传说外,还有一个又一个的谜团。

够了!这和我有什么关系?虽然我很敬佩这位魔王,可那已经是几百年前的 事了,我又不是历史学家……嗯,魔界好像没有历史学家,总之,这小妮子和我 说这些做什么?

「我就是寂天帝王和精灵族公主天星无痕的女儿。父亲大人吩咐我随母姓, 我的全名是天星玉儿。」

玉儿她突然说出这句话,显然是想吓死我。算了吧,小姐,你这样子顶多十 六、七岁,我又不是白癡,几百年前的古代英雄美人是你的父母?你不如说你父 亲是北京猿人族长?

「当日(淫色淫www.wo688.COM),父亲大人……临终前,运用最后的魔力发动了一个寄魂黑暗魔法, 将我的身体和灵魂依附到我的化妆盒上,并且吩咐他的一个忠实部下将这个盒子 带到安全的地方解封,期待我能逃离魔界,去找我的爷爷天星野火。」玉儿解释 道:「可是出了一点意外,父亲大人的那位忠实部下在皇宫拿到这个盒子的时候, 不小心触发了警报,结果他只好暂时用融合魔法将盒子藏在皇宫的一张床里面, 再然后……我就不知道了。」

我大概瞭解了一点,看来她没说谎话,这也解释了为何她看起来虽是魔族女 子,却如此清丽可人了,她是精灵族和魔族的混血吗。不过,还有一点疑问,必 须搞清楚才行。

「你父亲的那位部下,是和我一样的魔刀手族吗?」

「嗯,好像是的。」玉儿点头道,她点头的时候样子好可爱,迷死人了。

如此一来就大概清楚了,据我猜测。玉儿父亲的那位部下必定是我家的某位 祖先,当时没有把握突围而出,因此将那盒子藏起,结果最后虽成功逃离,却重 伤不治,临终前嘱咐后人必定要寻回那张床,却没说出盒子的关键内容就葛屁着 凉了。依稀记得,我那死鬼老爸在我小时候曾经说过,这床的来历是这样的:我 的一位先祖立下战功,魔王问他想要什么赏赐,结果他不要珍宝,也不要美女, 竟然要魔王睡过的床!

现在想想,我那先祖还真有种……不知道魔王会不会以为他有龙阳之癖。总 之,这床就这么当传家宝一样留下来了,至於这床里的秘密,却直到今日(淫色淫www.wo688.COM)才被我 发现。

「那么,这寄魂魔法又是怎样解除的呢?」我抠抠脸颊,道:「我可不记得 自己曾解除这个魔法啊。」

「这个……其实只要打开盒盖就暂时解除了。」玉儿浅笑道:「可是只是暂 时的,再过不久我就必须重新回到盒子里去,要过两天才能再出来,想要彻底解 除这个魔法需要其它的手段。」

「靠!那我一开始打开盒盖的时候,你为什么不出来,害我费那么大劲?」

「……我……我怕。」

我咧!这是什么理由?这小妮子玩我吗?

「这位先生……您……」

「我不叫这位先生,我叫沙鸥。」我摆手道。

「那,沙鸥先生,您……能不能帮我一个忙呢?」

「哦,说来听听。」美少女求我帮忙,这让我很感兴趣,玉儿的要求说简单 也简单,说难也有点难。据她所说,她父亲寂天帝王临死之前最后是入到了她母 亲的坟墓中,她母亲天星无痕先寂天帝而死,被葬在环墓园,她想寻得父母的坟 墓,前去祭拜。说这个要求简单,那是因为看守环墓园的正好是我们魔刀手一族, 我只要略想办法就可以进去,而说有点难,那是因为经过了这么数百年,鬼知道 她母亲的墓在哪里啊?

不过,不得不承认,这对我很有诱惑性。寂天帝可是魔界古往今来公认的第 一高手,他的遗骸附近说不定会有什么绝世神兵、武学秘笈之类的东西,要是我 能弄到手,那就发达了,当然这只能想想,我是不会说破的。玉儿连自身那个寄 魂魔法都没有解除,又人生地不熟(稍微更正一下,地她还是有些熟的,不过…

…过了这么几百年,熟也变不熟了),现在只能靠我,若是我不趁机敲诈勒 索一下她,那我不是妄为魔族?

这么想着,我挤出一副愁眉苦脸的模样,道:「玉儿,不是我不想帮你啊, 这实在有些困难啊。」

「啊,沙鸥先生,求求你。」果然,她慌了手脚,美丽的大眼睛漫溢着期待 和祈求的神情,居然还朝我连连鞠躬,简直笑死我了。

「这个吗,看在你这么孝顺的分上,我可以帮你。」甫闻此言,玉儿顿时喜 形於色,而我则一面心里偷笑,一面正色道:「不过……你付给我什么报酬呢?」

「报酬?」玉儿一愣,显然面有难色,「我身上这些珠宝……够吗?」

她指的是自己身上装饰的珠宝玉石,那都是价值不菲的好东西,可那并不是 我的目的。我摇摇头,道:「那些不够啊。」

「那……我……我没有别的东西了。」她有些着急了。

「你有的。」我不想再饶弯子了,直接脱口道:「你自己的价值,可要比那 些宝石重要多了。」

「什么?我?」就如我所预料的一样,玉儿闻言退后两步,倒吸一口凉气, 美丽的脸颊上透露着掩饰不住的惊异,继而转为愤怒,犹豫,恐惧所混杂在一起 的複杂神情。

「我并没有义务帮你的。」我假装无所谓,道:「如果你不愿意,就算了。」

「不……不……」

果然,我那句话直击要害,她显然已经慌了手脚,看着那秀丽的面庞,不住 颤抖的娇躯,雪白的颈项,我再也忍耐不住,大步上前,一手托住她美丽的香腮, 一手揽住她的纤腰,将脸贴近她樱桃小口。

「不,不要。」

受到突然袭击,玉儿眉头微蹙,双手推着我的胸膛,想要抗拒我的无礼举动, 她毕竟是一个公主,无法接受是正常的,这种拒绝并未让我感到不快,相反更让 我期待接下来的征服。我不理她害怕的微微颤抖的娇躯,略微粗暴的往她那两片 仿如熟透的樱桃般柔软的双唇上吻下去。

「啊……」

短暂的惊呼,立即就被挡在口中,她的这个愚蠢的举动反而给了我顶开那洁 白如玉的小齿,往里深入的机会,我毫不客气的探到她的香舌,来回的逗弄缠绕 着,吮吸着那甜美的津液,顺势将拖住她香腮的手放到她黑色的秀发上。

两行清泪,顺着少女脸部美好的曲线滴落到地上,她不断的想要缩回那柔嫩 而滑软的舌头,抗拒我的入侵,但很快就知道那是徒劳的,我一面抚摸着她清流 般的美丽秀发,藉此来安慰着她,一面缠住她的香舌不断搅拌着。没多久,她的 呼吸也急促起来,脸色渐渐变得红润……玉儿可是一个公主啊,真是可爱,感觉 她原本僵直的躯体渐渐变软,紧紧贴在我的身前,多么美好,真让人醉入其中。

蓦地,腹部一阵疼痛传来,我不由自主的退后两步,惊愕而愤怒的望着面前 微微喘气的玉人儿,她不敢看我,原本白皙的脸颊上佈满了红晕,两片香唇紧紧 闭在一起,整理着有些散乱的长发。

「对不起,沙鸥先生……寄魂魔法生效的时间到了,我现在必须回到盒子里 去,请……请给我两天考虑的时间,好吗?」玉儿低声道。

两天?虽然有点可惜,但是我也不是不能等的,两天就两天,正好我也需要 一点时间去向巴伞那老傢伙申请调到环墓园去,我可不怕你跑了。可是你今天弄 疼了我,两天以后我会加倍找回来的。

於是,我点点头。 [ 本帖最后由 scofield1031 于 2011-6-29 20:49 编辑 ]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