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寻秦色传】【作者:不详】
【寻秦色传】【作者:不详】
项少龙慢慢地把手按在了纪嫣然那已经隆起的小腹上。想着自己的那几个孩子,项少龙心里不禁有点沾沾自喜,原本以为自己今生都不会再有孩子了,但那邹衍干爹想不到对医术还有那么两下子,只是十付中药就让自己的妻子们怀上了,而且纪才女已经是第二次怀孕了,想到她们第一次怀孕的表现,简直要把项少龙给吃掉一般,孩子对她们真的那么重要吗?现在项少龙知道了,原来有自己的孩子的感觉真的这么爽。
  “项郎,你不睡觉坐起来干什么?”纪嫣然悄悄地睁开美丽的大眼,转动着身子,并用那丰腴修长的大腿压在了项少龙的下体。
  “纪才女又想要了吗?还没吃饱吗?”项少龙低着看看纪嫣然,一只大手就把她饱满的乳房给盖住了。纪嫣然轻轻地呻吟了一下道:“项郎,你昨晚糟蹋得人家还不够吗,现在人家的小屄还有点痛呢。”
  项少龙轻轻一笑道:“谁让你争宠,小贞和小凤也想陪寝,你却想独享,所有只好让你一个人来承受为夫的粗壮了。”
  “我睡不着,所以起来想些事情。”项少龙接着说道。
  “项郎,你没有尽兴吗?让致致进来陪你好吗?”
  项少龙道:“那倒不是,我只是想起我们那几个孩子,心里感觉很幸福。不知道你这次肚子里怀的是男孩还是女孩?”
  “那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肚子里是项少龙的孩子,那就够了。”
  “呵呵,我真没想到我也会有孩子那一天。有孩子的感觉真的很好!”
  “那是自然,我原本以为我再也当不了娘了,想不到干爹救了我。小烨才七岁,但精力好得不得了。定是你好动性格传给了她。”
  “怎么这么说,那芳儿的小莹就文静的很呀!”
  “那怎么比呀,小莹已经十三岁了,有的象小莹那么大已经嫁人了。”
  “才不要呢,我的女儿不能那么早嫁人的,我要留着自己用。”
  “你还不满足呀,廷芳的母亲都让你操过了,还想操自己的女儿?”
  “嫣然,你不知道为夫是越多女人越开心吗?”
  “话说回来了,你说,这次善兰肚子的孩子是不是你的?”
  “你敢这么问我,那我问你,你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二哥的。”
  “当然不会,其他男人可以把鸡巴插到我的小屄,也可以在里面射精,但我不会为他们生孩子的,不要说是你的妻妾,就连春盈四婢和翠桐翠绿她们六个也不会怀上别人的孩子的。这你就放心好了,项少龙的女人怎么为别的男人生孩子呢?项郎你也太没自信了。”
  “上次让小俊和二哥在你小屄灌了三四次,你也没怀孕吗?”
  “项郎,你不要小瞧我们的避孕法嘛,说不会就不会。”
  “呵呵,那二嫂肚子里可就不会是我的孩子了。”
  “快算了吧,二嫂都不知道多想为你生个孩子,别说她,鹿丹儿、小薇哪个不想为你生孩子呀,以后如果你还是往她们的屄里射精,到时可别说全天下的都是你的孩子了。”
  “没那么离谱吧,她们很爱她们的丈夫的!”
  “爱是一回事,想怀上你的孩子是另一方面呀,况且宝儿已经让二嫂送给我们了,二嫂想真为你生一个嘛。你养她一个孩子,她就不能养你一个孩子。”
  “看来这次见到二嫂时一定问问她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我的。”
  “这个重要吗?反正我们都会永远生活在一起的。”
  “没错,我们会永远生活在一起的。快了,就快了,到小盘正式登基那一天,我们就全体到塞北去,那里就是我们的乐土,我们可以整天的做爱!”
  “项郎,别想了,来把你的鸡巴插到我的小屄里睡觉吧!”项少龙色色地笑了笑,把早已硬起来的鸡巴借着纪嫣然那阴道的湿滑进入她的小屄,微微调整了一下睡姿,紧紧地抱着她睡了,纪嫣然深吸一口气,似乎承受不了爱郎的巨大,很想让项少龙的鸡巴在自己的小屄里抽插一番,但那两腿的酸麻感让她有点力不从心,只好紧紧的搂着项少龙壮硕的身躯睡觉了。
  一乌廷芳一个人翻着身怎么也睡不着,突然她感觉门被轻轻地推开了。借窗外的月光,她知道是父亲进来了,不由得觉得一阵燥热,小屄里也开始发痒了,这是怎么了,自己怎么变得这么淫荡了。
  乌应元悄悄地来到自己女儿的床前,慢慢地坐在乌廷芳的身边。乌廷芳只觉得身体一阵紧张,但她只能装着睡着的样子。她感觉到自己的父亲的一只手已经伸进了她的被子里了,而自己这时只是穿着一阵薄薄的睡衣,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了。父亲温暖的大手已经摸向自己的小腹了。
  “臭丫头,剧然装睡来骗父亲!”乌应元笑着说道。
  “爹,你不在房间里陪娘,到女儿的房间来干什么?”乌廷芳见父亲已经发现自己装睡就起身问道。丝毫不介意自己近乎全裸的身体呈现在父亲的面前。
  “少龙睡到哪里去了?今晚怎么是你一个独睡?”
  “项郎今陪纪姐姐了,小莹由奶娘陪着睡了。爹,是不是在娘那里没吃饱呀,来找女儿再吃一顿?”说完一只晶莹如玉的纤长小手已经伸向了乌应元的下体,果然摸到了一个湿湿的硬硬的棒形物品。
  “哈哈……,为父是没吃饱,但不是你娘那里,我刚刚从滕翼那里出来,和滕翼一起把善兰弄了个半死,为父才射了一次,不过善兰已经不能再玩了,为父只好来找你了。”
  “那二哥呢?”
  “滕翼那小子钻到小贞和小凤的房间里去了。”
  “爹,你怎么不去找春盈她们四个呢,一定能让你吃个饱的。”
  “那我的乖女儿怎么办?我刚刚知道今晚你闲着的。我不来陪我的女儿,我陪谁去呀!”乌应元说着把手伸进了乌廷芳的睡衣下面,摸向了两腿之间,“看看吧,你的小屄已经湿了,还装什么呀。来吧,让爹好好疼你!”
  “爹,你欺侮女儿。”乌廷芳撒娇地轻叫一声,把手里的鸡巴握紧了,“爹,女儿的小屄里正痒着呢。现在就把它弄到女儿的小屄里吧?”
  “别急嘛,先让我尝尝女儿的美乳。”说完乌应元掀开被子,脱去乌廷芳的睡衣和自己的身上的衣服,两赤裸裸地抱在了一起,生满胡须的大嘴一下子啃在了女儿那雪白粉嫩的胸脯上,两颗腥红的乳头被乌应元逐个品尝起来。
  乌廷芳只觉得乳头一起麻痒,一阵快感传来,原来乌应元的粗大的手指已经按在了自己敏感的小屄上,忍不住屁股一阵颤抖,小屄里热热流出了一些淫液。
  嘴里也开始呻吟起来。
  乌应元轻轻地揉着女儿小屄上方的那粒嫩肉,一边把她的乳房吸得“滋滋”
  作响,然后逐渐向下移动着嘴唇,逐寸的亲吻着女儿细嫩光滑的肌肤。乌廷芳肉紧的握着小拳,一只手却怎么也不肯放开父亲那越来越粗大的鸡巴,小嘴里直哼:“爹,好舒服……,你吸得女儿……女儿好舒服,噢……爹,不要逗芳儿了。
  ……把你的大鸡巴……插到芳儿的小屄里吧。……芳儿的小屄里痒死了。”
  乌应元听了也不答话,只是加快了手的速度,同时亲吻地更为激烈,终于他那满是胡须的大嘴接触到了女儿那流着淫水的小屄。两手也一手一个紧紧地抓住了女儿那硕大的乳房,乌廷芳移动了一下身体,把头钻进了父亲的胯下,小嘴一张就把父亲那粗大的鸡巴吞了进去,香舌一阵舔动,刮弄着乌应元的龟头,同时还不时吸了几下。乌应元的鸡巴越发见得粗壮。张口就把女儿的小屄整个含住,用舌头扫弄着那肉粒。乌廷芳舒服得想叫,却被父亲的大鸡巴一顶大半截插进了小嘴里,只能哼哼。两腿不由夹紧了父亲的头。但却不能阻拦乌应元的攻势。
  乌应元收回双手,分开了女儿的两腿,抬起头来,专心享受女儿的小嘴。
  乌廷芳见父亲不再攻击她的小屄,就大力的吃起他的鸡巴了,鸡巴在她的小嘴里越来越粗大,乌廷芳已经尝到那马眼里流出的咸咸的东西了。乌应元突然拔出鸡巴,转过身来,把龟头顶在了女儿的小屄上,右手抓着鸡巴用龟头磨擦着女儿的肉粒。乌廷芳身体又是一阵颤抖。她感觉到父亲火热的鸡巴慢慢地顶进了自己充满淫水的小屄里,跟着又快速地抽了出去,然后又是慢慢地插了进来。如此能插了有十几下,乌应元突然加力,大鸡巴重重地插了乌廷芳的小屄里,乌廷芳“啊”一声大叫。紧紧地把父亲抱住了。两腿也紧紧地夹住父亲的腰,小屄里一阵抖动。一股热热的淫液从子宫里剧烈的喷出,全部打在乌应元的龟头上。
  “乖女儿,这么快就不行了。为父才刚开始呀。”
  乌廷芳一句也讲不出,专心地享受着那高潮。看着女儿慢慢地放松了双腿,乌应元开始抽插,大鸡巴每次都是全根而出,尽根插入,巨大的肉袋也一次次打击着乌廷芳的屁股。
  乌廷芳用力甩着长发,口里不停地叫着:“用力,操我,操女儿的……小屄吧,我是个大骚屄。……爹,用力操我,你的大鸡巴操得女儿的小屄好舒服。用力……对,……就是这样,快干到子宫里了。我要……爹的鸡巴干到芳儿的子宫里。在芳儿的子宫里射精。”
  乌应元着女儿的浪叫,不由得加快了速度,两人的下体快速的撞击着,足足有四五百下,乌廷芳再一次大叫一声。又把父亲抱住了,小屄里再一次喷出阴精。
  乌应元也觉得龟头一阵酥麻,快速抽插了几下,用力撞进了女儿的子宫里,向女儿的子宫射出了乱伦的精液。
  连续两次泄身让乌廷芳软软地瘫在了床上,乌应元也射了两次,支持不住地倒在了床上。
  缓过劲来的乌廷芳轻声道:“爹,今晚就在女儿的房间里睡吧。你射了两次了,应该休息一会儿了。就把鸡巴插在女儿的小屄里睡吧。”
  乌应元喘了口气道:“不服老不行呀,年轻时我一晚上能连续操七八个女人,现在射了两次就觉得累了。”
  乌廷芳淫笑道:“爹爹五十多了,但还能操得女儿两次高潮的呀。”
  乌应元乐呵呵地说:“还是女儿最疼爹了。好,今晚就插着女儿的小屄睡觉吧。”
  次日清晨,项少龙早早的醒了过来,拔插在纪嫣然小屄中还是硬挺的鸡巴,刚要穿衣服,田贞和田凤两女走了进来,一左一右服侍着他穿衣,项少龙则是大施魔手把两手全身摸了个遍,两女娇喘着强忍着身体上传来的快感,把项少龙的衣服整理好了。
  “三弟,你现在才起来呀!”滕翼大笑着走了进来。
  “二哥,早上好。那几个人派出去了吗?”
  “你是说去接那几个美人的事,放心!一大早就走了。不过你觉得凤菲、李嫣嫣、单美美她们会跟着来吗?”
  “二哥,你也太小瞧小弟的魅力了。我敢打赌,她们见到我派人去接,一定会来的,不过这要到我们到达北疆之后才能见到她们了。”
  “好好,当然好,到时我也可以尝尝这天下第一艺女的滋味了。噢,还有那个三绝女石素芳不知道如何能把她弄到手?”
  “呵呵,二哥现在变得色多了,原本你可是不接受女色的呀,看来二嫂把你改变得多了。”
  “哪里是兰兰改变呀,分明就是你这个小子,不是你的上次操你二嫂,当你的鸡巴插进兰兰小屄里那一个瞬间,我觉得整个人都兴奋了起来,鸡巴也粗了好多,想都没想就插到致致的小屄里了。”
  “当然,我们自己弟兄一起操屄那才刺激嘛,不然也不能证明我们的友情深厚嘛。”
  “不过我现在要告诉你一个消息,兰兰肚子里那个孩子是你的。”
  “什么?”
  “兰兰告诉我想为你生个孩子,我同意了,所以最近她和你操屄都没服药避孕。”
  “怎么这样,二哥!”
  “小子,让人眼红呀,如果不是你的纪才女、小贞、小凤也让我操了,我真的想和你大杀一场,看你有什么本事竟然让我的老婆愿意为你生个孩子。”
  项少龙正要说话,一名精兵团成员走了进来:“上将军,储君传令让您进宫!”
  项少龙挥挥手表示知道了,转身对滕翼道:“二哥,现在是我们的非常时刻,我们先去见一下我的岳父大人,老弱女婴要先转到北疆去了。”
  滕翼伸手摸了摸仍在沉睡的纪嫣然的小屄一下应了一声跟着项少龙走出去。
  乌应元没想到自己刚刚把鸡巴拔出来就让项少龙撞了个正着,不由的老脸一红,连忙起身穿好衣服走进了密室。
  “岳父,今天你带上芳儿她们先回牧场吧,最好这两天就把她们转移到北疆去。”
  乌应元揉了揉头思索了一下道:“恐怕不行吧,其他女人可以先走,但你的妻妾们却不能走了,不然储君一定会感觉出什么不对的。到时谁都走不了。”
  滕翼点头道:“乌先生言之有理,不如让赵倩、廷芳、致致、嫣然还有小贞小凤留下,其他女人全部都随先行军离开。到时我们也不会缩手缩脚的了。”
  项少龙道:“就这么办吧,岳父回到牧场后就开始吧,给我留下五百一等高手就成,其他的全部带走,人越少我们越能尽快脱身的。到时有四弟相助,我们会很快与你们会合的。”
  滕翼道:“乌先生,兰兰她们就请你帮忙照顾了。”
  “放心,我会的。”
  项少龙走出乌府,带着十八铁卫来到王宫,却被带进了后宫,他走进门却发现小盘、及储妃坐在一起,朱姬居然也高坐堂上,但看不到毒的影子。自母子二人闹疆之后,还没见他们如此和谐,难道他们的关系好了,项少龙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但他却猜不透小盘倒底想干什么。
  看到项少龙走进来施礼,小盘伸手示意他起身,跟着道:“你们退下吧,内侍请淑妃进来,把所有的门窗都给寡人关好了,没有寡人的命令任何人不得进来。”
  当淑妃进来之后,所有的门窗也关好了。
  小盘看着项少龙轻声道:“太傅,能不走吗?”
  项少龙定目看着小盘想了想道:“储君,我不能不走,那是我的梦想,你已经长大成人了,不用我在你身边了。况且还有王翦、李斯在,他们能帮你一统天下的。”
  “太傅,我知道我留不住你,但我想留下你一点东西还做纪念,可以吗?”
  项少龙轻声道:“当然可以!”说完解下身上的“百战宝刀”道:“就让此刀陪伴储君吧!”
  小盘轻轻地摇摇头道:“太傅,我要的不是这个。”接着看了朱姬一眼道:
  “我想让你给储妃一个孩子。”
  “项少龙,自你把我们母子带入咸阳以来,我做梦都想与你欢好,今天你说什么都得答应了。”朱姬在一旁也媚笑着说道。
  项少龙吃了一惊,连忙摆手道:“这个使不得。”
  朱姬娇声浪笑道:“你在家里整天淫乱,你当我们不知吗?连廷芳的母亲你都敢操,还有什么你不敢做的?”
  小盘淫笑一声道:“太傅,只此一次,储妃和淑妃能不能怀孕都不会再让你做了。不过母后我却管不着了。今天你来对付我的两个妃子,母后先由我侍候。
  但太傅记着要来母后的小屄射精的。”边说着一只手已经伸进了朱姬的裙下,朱姬浪笑道:“王儿,你这么急呀,先让母后把衣服取下来吧。
  那边储妃和淑妃已经脱了个精光一左一右把项少龙夹了起来,一人抓了项少龙的一只手按在了自己的乳房上。然后解开了项少龙的武士服。露出精壮的上身,两颗美丽的头颅一齐伏在了项少龙的胸上,两只小口轻轻地吸吮着项少龙的乳头。
  项少龙只觉得小腹里一股热气升了上来。淑妃的一只软软的小手轻轻伸进了他的裤内,一把就抓到了他已经硬挺起来的鸡巴。
  ”大王,项上将军的家伙好大呀。弄起来奴家一定很舒服的。“小盘正在享受着朱姬的口技,听得淑妃的话道:”那你们两个今天一定能吃个饱了。上将军不止手上功夫厉害,鸡巴的功夫也是找不到对手的。“”母后,含深一点,再深一点,对,就是这样,爽爽,母后你的嘴巴真厉害。“朱姬一边深深把小盘的鸡巴塞进自己的嘴里,一边用手指甲轻轻地刮弄着小盘的肉袋。小盘呼吸开始有点急促了,大鸡巴在朱姬的嘴里越发显得粗壮。不由的把手伸向了朱姬的小屄,居然摸了一手精湿。
  ”母后,你这里已经泛滥成灾了。“”王儿,自你通知母后今天要和项少龙操屄,母后小屄里的淫水就一直都没停过的。现在又要为我的王儿服务,乱伦的刺激更让我的小屄里水流个不停,光想想我就已经高潮了,何况现在王儿的鸡巴还插在母后的嘴里呢。王儿,现在让母后用小屄为你服务好吗?母后的小屄实在痒的不行了。“小盘淫笑道:”母后,我正求之不得呢。“说完一把推翻朱姬的身体,扑了上去,扶着鸡巴对着朱姬的小屄就用力插了下去,只听得”滋“的一声响,大鸡巴尽根末入朱姬的小屄里。朱姬高声叫了一声爽就把小盘的身体紧紧的抱住了,两条修长的美腿紧紧地夹住了小盘壮硕的腰身。小屄里一阵颤抖,居然在小盘重重的插入下再次泄了身子。
  而项少龙那边已经把鸡巴操进了储妃的小屄里,由得储妃在他身上上下挺动着,自己专心舔食着淑妃无毛小屄,弄得淑妃紧紧地抱着储妃的身体才勉强保持身体不会爽的软下去,如潮的淫水弄得项少龙的脸上亮晶晶的。
  储妃用小屄套着项少龙的鸡巴估计重重撞击了两三百下,就软软丢了阴精,瘫在项少龙的身上,而淑妃也在项少龙的舔弄之下泄了两次身子,两女都软倒下来了。项少龙却刚刚感觉到兴趣来了。
  抬眼一看,却发现小盘已经在一旁休息了,只朱姬还挺着个大屁股在吸吮着小盘已经软下去的鸡巴。
  项少龙挺起大鸡巴轻轻地走过去,把火热的鸡巴头顶在朱姬的小屄口上。
  朱姬正吸吮的来劲,觉得自己的小屄上有个硬物顶了上来,她知道是项少龙的鸡巴。心里一阵高兴,忙把大屁股用力向身后一送。湿润的浪屄就把项少龙的鸡巴吞进了大半截,项少龙对眼着的尤物可是动心已久,早在赵国时就想操她,但因为环境问题没有得手,今天终于把鸡巴捅进了她的屄里,这种感觉让他的鸡巴越发显得粗壮。紧紧地抓着朱姬丰满白嫩的屁股,大鸡巴快速抽出,然后又慢慢地插进,一次比一次插地更深。
  朱姬已经舒服的没功夫吸吮小盘的鸡巴了,她把小盘让给了已经缓过劲来的储妃和淑妃两人。专心享受着项少龙的冲刺。
  小屄里一阵阵酥麻的感觉传来,硕大的龟头一次又一次地撞击着自己小屄里的子宫口,她已经感觉到子宫口要为他打开了。
  项少龙还是不紧不慢的抽插着,每一次运动都会带出朱姬大量的淫水。他已经感觉到朱姬的子宫已经为他张开个小口。当下深吸一口气,把鸡巴全部拔离朱姬的小屄,用龟头轻轻地磨擦着她的阴蒂,跟着重重地捅进了朱姬的小屄里,大鸡巴尽根而末,大龟头已经突破了朱姬的子宫口,整抢进了朱姬的子宫里了。朱姬觉得整个心都飞了起来,那巨大的东西已经捅进了她的子宫。弄得她全身没了一点力气,只是小屄和子宫里的肌肉还紧紧地包着那入侵的肉棒,一股火热的阴精全部喷在项少龙的龟头上。
  那种舒服刺激得项少龙的鸡巴有点发痒。本想稍忍一下,但想着要对屋子里的三全女人射精,就不再忍了。把大鸡巴拔离子宫,然后抓着朱姬的屁股,摆动的腰身,大鸡巴在朱姬的小屄快速地抽插着。次次都撞进朱姬的子宫里,朱姬马上爽得不知东南西北了。不停地摇着头,如云的秀发垂向地面。项少龙连续冲刺了六七百下,终于把精液射进了朱姬早已等待多日的子宫里。然后放下已经瘫软的朱姬。转身把还硬挺着的鸡巴捅进了淑妃的小屄里。这次他一样不再忍耐,把淑妃弄的高潮五次才把精液射进她的屄里,鸡巴终于软了下来。储妃和朱姬一起努力让项少龙再度硬挺起来。这次更为持久,把储妃弄得泄了六次,项少龙还没射精,而储妃已经软在那里没了一点动静。项少龙只好再插进朱姬的小屄里,把朱姬操得又是高潮三次,才把鸡巴重新插进储妃的小屄灌满了精液。
  回到乌府,项少龙把情况向纪嫣然她们说了一下。
  荆俊羡慕的说:”二哥真是好艳福,连大王的女人都可以操。“”小俊,你胡说什么呀。“赵致轻轻打了他一下。
  ”致姐,还想和我较量一下吗?“”你行吗?别又是插到我穴里没弄几下就射了。“”上次不一样的,那是先在嫣然姐的穴里弄了上千下了。你问嫣然姐,她泄了几次身了。“赵致白了他一眼道:”反正你来我穴里时很快就射了。“纪嫣然虽然和他们兄弟都操过穴,而且还大被同眠,但却不惯于在人前谈论这事,只是脸微微一红,走过去坐进了项少龙的怀里。享受着项少龙的爱抚。
  这时琴清来了。腾翼连忙去接了进来。
  琴清知道项少龙的兄弟都和项少龙的妻妾操穴,将来自己嫁进项家也免不了要让眼前的大汉玩弄,不由偷眼看了腾翼一眼。
  看得琴清进来,项少龙伸手把她也抱进了怀里。跟着把刚刚发生的事又向她说了一遍。
  琴清静静地听完,突然惊叫了一声。
  ”项郎,储君要对你不利了。“纪嫣然听得琴清提醒也想明白了。
  项少龙轻声道:”我听到储君的要求我便知道他想做什么了。还好我早有安排。“转身向正在玩弄赵致乳房的荆俊道:”小俊,你马上通知那几个接人的兄弟,接到人后直赴北疆。乌果,你立即回到牧场,着留下的兄弟备好物资,我们这边一完事就立即回牧场,和储君最后一战,我们就离开咸阳。“又向腾翼道:”二哥,我们立即行事。“二经过一番精心的布置,再加上少许的运气,项少龙终于带着妻妾孩子到达了梦想的北疆。
  走进完全属于自己的地方,项少龙觉得现在才真正的没了一点点的危险。可以放开享受生活了。更令他感到激动的是:乌卓竟然在寨里一处靠近一个小湖的美丽地点修建了一个把小湖包围起来的庄园,还是叫隐龙院,但比之咸阳的更为巨大,庄园里居然还有一座不小的山,衬着那清澈的小湖,风景别提有多美了。
  乌卓笑着说:”三弟,我知道你的爱好。今后这里就是三弟的天地了,你的妻妾们都住这里,而且这里和其他人住的地方相距至少有一里。这就是我们的小天地了。三弟,你们好好欣赏吧,我带二弟五弟他们到另一处住下。“赵致靠近项少龙的背后,紧紧地把他抱住,丰满的乳房压在项少龙健硕的背上动情的说:”项郎,我们忍的好辛苦呀!“一听这话,周围的众女不由的红霞飞上了脸庞。乌廷芳轻声道:”致妹妹别说了,我的下面都湿了。“项少龙伸手把她抱过来,探手伸进了她的裙底,真的摸了一手的淫水。乌廷芳身子都软了,由得项少龙的怪手在她的小穴里来回鼓捣:”项郎,芳儿受不了了,我们进房去好吗?“项少龙哈哈大笑看向琴清和纪嫣然等道:”清姐和才女要做什么?“琴清轻轻地道:”项郎要进房与妻妾们欢好,琴清怎么能独自在外呢,当然陪项郎一起喽!“纪嫣然淫笑一声道:”项郎,过会我要你先操我。然后操清姐!“项少龙正要说话,却见得一个白嫩的肉体投进了他的怀里,自己的大鸡巴也不知何时被翠桐和翠绿两人掏了出来,翠桐还不时的用小嘴舔着他渐渐大起来的龟头。那投身入怀的正是赵国美丽的三公主赵倩,湿润的小穴已经接触到了他火热的龟头。翠桐开心地把项少龙的鸡巴对着赵倩的小穴,赵倩屁股向前一压,粗大的鸡巴已经插进小穴里一半,赵倩紧紧地抱着项少龙的脖子。
  项少龙看了看纪嫣然和琴清道:”还是我说的话没错,心动不如马上行动。
  看倩儿的速度多快!“琴清却突然讲出一句让众人目瞪口呆的话:”倩儿你这个小骚穴,什么时候就把衣服给脱了。“纪嫣然抓了一把琴清的乳房道:”清姐终于开始说淫话了。对了嘛,在我们自己家里越淫荡越好,不然哪里还有什么乐趣可言呢。“项少龙道:”走吧,我们到房间里吧。“赵倩轻轻地呻吟一声道:”项郎,倩儿要你插着她进去。“项少龙道:”我的鸡巴现在不是在你的穴里吗?“赵倩红着脸道:”人家怕你要人家下来嘛。你大鸡巴操进人家小穴里感觉好舒服呀。刚刚清姐是嫉妒我,她也想你插她的。“琴清过来摸了摸赵倩的乳房道:”小骚穴静说实话,我们哪个不想项郎的鸡巴插着呀!“一行人边说边走,项少龙还不停地挺动着腰身,双手抱着赵倩的屁股也配合着自己的行动托着她,大鸡巴深深地贯进三公主的嫩穴里,居然流了一路的淫水。
  等众人进了房间,赵倩已经在项少龙身泄了两次身子,再加上旅途的劳累,她终于晕睡了过去。
  项少龙把赵倩放在了房间里那超巨大的床上,拔出湿淋的鸡巴,刚要找下一个目标,就觉得鸡巴又进入了一个温暖的洞中,背后也被一双坚挺的乳房压了上来,两手也压在了两个乳房上面。他抬头看向四周,已经没有一个人穿着衣服了。
  包括田贞田凤、春盈四婢和翠桐翠绿。
  琴清专心吸吮着项少龙的鸡巴,把上面赵倩的淫水吃了个干干净净。纪嫣然在项少龙的身后,乌廷芳在左,右边的是赵致。其他八女团团围五人的四周,等待着项少龙的恩宠。
  项少龙不由淫性大起:”众骚穴们还都排成一排趴在床上,为夫我一个一个操过去。谁叫的让为夫心里舒服今天就先射到谁的小穴里。“众女一听心花怒放,连忙排好顺序趴在了床上,粗心的项少龙却没发现翘的屁股里多一个粉嫩的小屁股,那阴毛细细的还没长几根,小穴也粉嘟嘟的要滴出水来了,而这个小穴就排在最后,头却深深地埋在被子里,只是把红嫩的屁股挺着老高的。
  项少龙挺起大鸡巴站在床边,从纪嫣然开始,把鸡巴插进穴里,用力抽插了百来下,抽出来再插进琴清的浪穴里,然后是乌廷芳,赵致、田贞、田凤等。项少龙是越插越轻松,那些小穴里的水是越来越多,插到最后,他的鸡巴刚刚捅进穴里,还没抽插,那小穴的主人就泄了身子,软软地倒在床上。而项少龙是越插越兴奋,终于来到那粉嫩的小穴身后,他也没看是谁,鸡巴一挺对着淌着淫水的小穴就捅了进去,小穴的主人闷哼了一声,默默地承受着他的粗大,项少龙觉得这个小穴出奇的紧,不由的淫性大起,大鸡巴猛地抽出又重重插入,他一手摸着这粉嫩的屁股,另一手摸向乳房,觉得入手细嫩滑腻,别提有多舒服了。再低头一看自己的大鸡巴,上面居然带着丝丝血迹,连忙把那女人的身子转了过来。
  居然是他最大的女儿也是就是乌廷芳的女儿15岁的小莹。
  小莹强忍着小穴里的痛轻声道:”爹,女儿早想和你操穴了。现在爹的鸡巴已经插到女儿的小穴里了,女儿好幸福呀。“项少龙停下正在抽动的鸡巴轻声道:”好莹儿,下面痛吗?“”爹爹,你用力操吧,女儿忍得住的。“”傻丫头,爹怎么舍得让你痛呢,“转身道:”芳儿你过来,为莹儿服务,让她减少点痛苦。“乌廷芳喘着气说:”项郎,刚刚你操得人家没力气了。让纪姐姐去吧,她还没吃饱呢!“纪嫣然道:”清姐也没吃饱呀,我们一起去吧!“琴清浪浪地说:”去就去,怕什么,项郎是还没喂饱我呢!“项少龙轻轻地抚摸着项玉莹的乳房,鸡巴在她小穴里也轻轻挺动着,项玉莹只觉得乳房和小穴里阵阵的酥麻,小穴那刚刚破瓜的痛苦已经慢慢地减轻了,跟着两只乳房被两个温暖湿润的小嘴含了进去。觉得更加的舒服。小穴里不由得流出些淫水。项少龙慢慢地加快抽插的速度,大鸡巴轻轻地抽出,又轻轻插入,每次插入都让项玉莹舒服的轻轻啊了一声。项少龙分开两手一手一个把手指捅进了纪嫣然和琴清的小穴里,不停地转动着,鸡巴也开始撞击着女儿小莹的小穴,硕大的卵泡重重撞在小莹的屁眼上,小莹再也忍不住那小穴和乳房上的爽意,小屁股猛向上挺,把项少龙的鸡巴紧紧地夹住,两条粉嫩的美腿也紧紧地扣住项少龙的腰身:”爹爹,女儿想尿尿了。好舒服。啊……“一股火热的处女阴精喷向了项少龙的龟头。项少龙重重插进女儿的穴里,享受着女儿泄身的快意。
  看到女儿泄身,项少龙低着头亲了她几下,轻轻地拔出还是粗壮的鸡巴,对着纪嫣然的小穴就用力捅了进去。纪嫣然兴奋地向后顶着屁股配合着他的抽插,却经不起项少龙的百来个冲锋就泄露了身子。跟着是琴清,项少龙觉得自己鸡巴越来越粗,知道自己要射精了,他连忙吸了一口气,把鸡巴顶住琴清的子宫口用力磨擦着,经验不足的琴清哪里受得了他的这般刺激很快喘着气泄出了阴精。项少龙满意地拔出鸡巴,再次插进女儿的小穴,轻轻抽插几下,配合着女儿再次的泄身,把浓浓的精液射进了宝贝女儿的细嫩小穴里。然后紧紧地抱着小莹美丽的身体睡了过去,大鸡巴还齐根插在女儿的小穴里。
  项少龙睡了不知有多久,被身边女人的呻吟惊醒了,他睁眼一看原来是项玉莹发出的呻吟,而自己的大鸡巴还一直挺在女儿的嫩穴里,女儿轻轻地移动着小屁股套弄着自己,汩汩的淫水顺着女儿的动作淌到了床上。
  ”啊,好宝儿,用力点,操死娘了!“一声清脆的浪叫却是出自乌府的大小姐之口。
  项少龙讶然望去,人高马大的项羽正把乌廷芳白嫩的又腿举高,粗壮的鸡巴正在她满是淫水的穴里抽插着。赵致也翘着个屁股,她身下正压着一个男人,男人的嘴在她的小穴上舔弄着,她的小嘴里也含着一支不算是很粗却比较长的鸡巴,可惜项少龙看不到那男人的样子,看鸡巴的样子应该是荆俊,那么荆俊来了,鹿丹也应该在呀。项少龙四下看去,鹿丹却是骑在乌卓身套弄的正欢。再看看纪嫣然和琴清等正睡的香,想不到自己还是挺厉害,昨晚的一战超过了十女,自己现在还是精神很好,正要把女儿抱起来好好操一通,却觉得身后一对坚挺的乳房压了上来,然后一双粉嫩的胳膊也搂住了他的腰身。
  项少龙转身一看却是荆俊的宝贝女儿荆梅,见到项少龙看到她,荆梅媚眼如丝的道:”三伯,梅梅的小穴里好痒,爹现在只知道操致姨,不管我了。“项少龙伸手把她抱过来摸着她坚挺的乳房道:”小梅和爹操过穴吗?“荆梅红着脸说:”爹爹说梅梅的第一次要给三伯,平常爹只是亲梅梅的小穴,用手指摸摸就算了。娘也说要梅梅先和三伯操穴才让我和其他家人玩。“那边鹿丹看到他们的动作,喘着气道:”三哥,就麻……,大哥,……用力顶着,丹儿的水又要出了。……三哥……,请你为……梅梅开苞吧!“话音刚落就重重地套了一下乌卓的鸡巴,紧紧地抱着了他,眼着她的屁股一紧一紧地泄了身子。
  项少龙心里一阵感动。
  ”三哥,你把荆俊从山里带出来,让荆俊此生过的丰光无比,荆俊不知道怎么报答你的恩情,送女人给你吧,你身边的女人都是那么的出类拔萃,只好把女儿送给你爽一爽了。况且小梅也一直想着你的鸡巴呢,三哥就不要客气了,早点把梅梅的小穴干了,我也可以享受一下操自己女儿的感觉了。“那边荆俊已经把鸡巴插进了赵致的嫩穴里抽插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