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远古风情】【作者:不详】
【远古风情】【作者:不详】
当他来到花园时,正好遇到了他母亲的贴身婢女——小桃,他母亲共有四个贴身婢女,据说是外婆送的,三年前来到了罗家。其中,最是母亲心腹的,就是小桃。但在一年前,他便把小桃等四人全部收服了。小桃已经好几个月没见到罗惊天了,猛地一见不禁又惊又喜,赶快上前行礼,还未说话,却已被罗惊天一把抱起,走到了小湖边,开始脱自己的衣服。虽然知道这个公子行事任性,不管不顾,但大白天的在湖边做这种事,小桃未免心中忐忑。但一想到那被公子宠幸,欲仙欲死的感觉,立刻便觉欲火烧身,也就开始把自己的衣服剥下来,没几下,两个人既坦然相对。
  罗惊天的巨大肉棒已经雄赳赳的勃起,龟头已经涨的紫红发亮。小桃一见,不禁欣喜若狂,便要用嘴伺候,却不料罗惊天一下将她按倒在湖边的草地上,毫无前戏的将那金刚似的鸡巴插入了她的小洞中,也不管她是否适应了,便全力的捣了起来。
  起初几下小桃颇有些不适应,感觉下面像是撕裂了一般,毕竟虽然服侍过罗惊天,但有几个月没有插过穴了。等到血液运行开后,疼痛感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充实异常的性福感,她也不顾大白天被谁看到了,发声浪叫起来,已抒发自己的快感。
  「啊……啊……啊…呀…公子,好公子,插死婢子了,啊……」
  「好,我就插死你,成全了你!!」罗惊天非但没有怜惜,反倒是奋力征伐。
  「哈……哈…婢子快活死了,让婢子死吧…不行了啊……」正当小桃欲仙欲死时,突然罗惊天开口问道:「你阴葵教就是这么没用吗?」一言既出,小桃立刻被变得清醒了,但一时不知怎么回答,只好说道:「婢子不知公子说的什么阴葵教,公子是开玩笑吧?」嘴里这么说,但提溜乱转的眼睛表明,她在撒谎。
  罗惊天证实了那天父亲的话,但他依然一边不疾不徐的做着动作,一边问道:「我娘就是阴葵教教主吴依依,我外婆就是她师傅,当年的毒手贵妃林雨情,对吗?」小桃的骚穴被他插得舒爽异常,但总是不尽兴,而他的提问也是让她难以招架,一时也不明白这个平时只是善于床第功夫的公子,怎么会知道的这么清楚。
  她只好小心的答道:「婢子是下人,是小时候被卖到夫人娘家的,公子说得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婢子真的不知道,求公子快赏婢子个痛快吧!」
  「哼!你们就是来我家中,帮我娘掌控罗家的,以为我不知道?不说实话,好,我让你痛快!」说罢,他运起了天罡采阴心法,经过这些时日的修炼,他的心法已经达到第六重中级了,比之罗洪林也不惶多让。他那本就粗的过人的大鸡巴经真气崔发,立刻又膨胀了起来,而且,还从龟头顶端的马眼处发出了一股炙热的真气,刺激的小桃发出了不知死活的淫叫。   「啊…啊…公子,你真狠心呀……真死了!!」嘴里说着死了,肥嫩的屁股却迎合的向上抬起,来迎接着罗惊天的轰击。
  阴葵教中人多数是女子,少有几个男人也是供女弟子练功淫乐用,而阴葵教的武功均以采阳补阴为基础,所以教中女弟子的媚功自然厉害。但罗惊天天赋过人,又有奇遇,是以能让小桃等几个欲仙欲死,而他不独没有损失,反倒是得到不少少女真阴。平日里,他和女子交合,几乎不用采阴心法,只是在女子泄身时采捕一下,毕竟他是为了享乐,即便是和罗曼丹,也只是在最后才用心法和她双修。
  但今天他却是证实了父亲那天在自己要入关时所说的话并非虚言,而身下的女子则是他能否拯救罗家,进而可以争雄江湖的重要助理,所以,他使出了全部压箱床技,将功力发挥到极致,他要彻底征服这个女子。但小桃的媚功也不是吃素的,一时间两人拼的是难解难分。只见,罗惊天双臂从小桃身后将她环绕,使她的双乳紧紧的贴在自己的胸上,下面毫不停息的继续着攻击小桃的嫩穴,猛地,抱住她向湖边一滚。
  小桃不禁更精狂的叫了几声,「呀…公子,你好坏,啊…怎么到水里了?呀…」原来罗惊天抱着她一翻滚,竟然是到了湖水中了。这个小湖乃是天然形成,后来随这片地一起被罗家买下,是以,不像人工开挖的湖那样会突然进入深水,而是由浅及深,靠近岸边的水并不深。
  罗惊天将小桃放到水里,水正好没过她的嫩穴,跟着,罗惊天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猛地插了起来。就像是一头发疯的野兽,疯狂的干着身下的小桃。小桃也不示弱,运起媚功配合着。在水的作用下,罗惊天每次抽插都带给小桃极大刺激。
  就这样,两个人做了快两个时辰了,由正午一直做到了下午。
  小桃终究是血肉之体,不及罗惊天之天授异能。她已经泄了五六次了,每次都失去知觉,每次又都是被干醒,她开口求饶了:「公子…饶了婢子吧,婢子是下人,管不了主人的事的。」声若游丝,但罗惊天却充耳未闻,继续插弄。直到小桃又晕了过去,他似乎是觉得差不多了。也不拔出鸡巴,让鸡巴继续留在小桃体内,双手从小桃身后将其抄起,抱到了一块比周围鼓出了一些的草地上,将小桃肥嫩的屁股放在了鼓起的地方,这样,他插干起来就更容易发力了。
  他将小桃的双手按在了她头的两侧,跟着又将已经自己巨大的肉棒向上一提,只留龟头在穴内,突地又插入了去,小桃被这一插弄醒了。她勉力睁开双眼,见罗惊天又开始了征伐,不禁胆战心惊,求饶道:「公子,饶了婢子吧,啊…啊…婢子全说了,呀……」最后这一声叫的颇为凄惨,但罗惊天不光没有因为她求饶而停下来,反倒是更加拼命的将大鸡巴插入淫穴中。小桃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她已经没力气叫了,她的下体已经淫液泛滥成灾,但她还是疼痛异常,因为那里已经被罗惊天插得像个馒头似的了。
  渐渐的,她感觉自己的身体最后的力量被开采出来了,她的腰身拼命的向上迎击着罗惊天的冲击,似乎他的鸡巴就是自己的主人,自己的使命就是去迎奉着自己的归宿一样。突然,小桃「啊……」的一声直冲九天的长鸣,跟着,她四肢失去意识的抽动弹起,身体也拼命扭动,似乎要把自己从地上弹起来似的。
  罗惊天知道关键时刻到了,用力将她按在了地上,大鸡巴更加疯狂的冲击着她的骚穴,龟头撞击着小桃的阴关,就这样,罗惊天感觉小桃身体猛地一弹,跟着就僵在了那里,忙将自己的鸡巴猛地插向了穴内最深处,龟头一下就将阴关叩开,顿时元阴泉涌而出。
  罗惊天赶忙运功,吸了起来,大约足有一炷香的时间,罗惊天感觉她的阴关内已经空空如也,便又挺动了几下鸡巴待一阵快意袭来放开了自己的精关,将一股炙热的元阳和着黄浊的精液,射入了小桃的阴关。经阳精一烫,小桃的阴关自动将元阳收入关中,并自动闭合。罗惊天知道,经此一次后,这小桃便只是自己的性奴了,只会对自己俯首帖耳,因为她的阴关内已经被替换成自己的元阳了。
  但除了对自己绝对服从外,别人却是看不出什么来。
  过了许久,小桃悠悠醒来,她只觉得浑身乏力,似乎连手指都没力气动一下了。她「哦」的一声低吟,感觉着下体依然充实异常,知道罗惊天并没有将鸡巴拔出,便幽怨地说,「公子真狠心,婢子已经求饶了,还不放过婢子。」说着,眼泪似要涌出一般,一副惹人怜爱的样子,让人见了都不禁产生怜惜之情。
  但罗惊天却知道,她这是用了媚功,但别说自己已经将自己的阳元注入了她的阴关之内,已先天上可以控制她了,就算是以前,以自己的功力,亦不会被他迷惑,毕竟两人功力相差太大了。见到她还想和自己动心眼,罗惊天稍一动自己的真元之气,小桃立刻心生感应,双眼含情脉脉的看着罗惊天,轻轻的叫了声:「主人,婢子知错了,请主人责罚!」罗惊天见控制成功,心中一喜,对她说道:「用你的心法修补你的阴关,我帮你,快!」小桃立刻依言而行。不一刻,「好了,婢子谢主人,婢子的功力依然大增了!」她兴奋的道。
  罗惊天从她穴里拔出自己的大肉棒,发出了啵的一声,见到那令自己神魂颠倒的物事还是湿淋淋的,小桃自动将檀口凑到了跟前,细心的为他清洁着。
  罗惊天眯着眼,躺在草地上,享受着令人心醉的服务。突然,他开口问道,「我娘武功到底如何?你们对罗家掌控了多少?」突然被主人一问,小桃略有迟疑,但很快就回答:「教主的武功实际上并不及老爷,与主人入关前基本就是伯仲之间,但教主在三年前和老爷行房时暗算了老爷,使老爷的武功有了个缺陷,并且被教主克制。置于对天运门的控制,除了我们四个人原本是教中派来支援教主的外,运河路的十个分坛中有三个是教主安排的,长江一线二十二个分坛有十七个是教主的人,运河陆路十二分坛则有八个是教主的手下。还有其他几个外庄的庄主管事,也几乎都是被教主掌控了。如不出意外,年内,所有天运门的外围产业都会被调换完毕了。」
  她此时已彻底被罗惊天控制,自是不会说谎,罗惊天不禁倒吸了口冷气,暗想:幸好有天相助,不然别说争雄天下,只怕能不能保命都难说。他这也不是过滤,虽说罗洪林告诉他,他是吴霞儿亲生,但以阴葵教的一贯作风,只要是阻碍她们行事的人,是六亲不认杀无赦的。
  他忽又问小桃:「我娘是阴葵教主,可为什么有时候江湖上阴葵教主兴风作浪时,我娘却在家中呢?」
  小桃回道:「因为教主是对孪生姊妹,互相掩护,主人的母亲是大教主,本名吴依依,在江湖上不少人都知道这个名字,但二教主叫吴爱爱这就除了教中的几个重要人物外,没几个人知道了。」
  「那现在在家中的是哪个?」
  「正是主人的母亲,大教主。」听到这里,罗惊天不禁思索起来,毕竟他没想到形势发展的这样快,现在整个天运门的大半势力都被母亲控制了,而自己刚要入关时,父亲还说大部分实力是控制在自己手中的,究竟是父亲当时没说实话,怕自己受影响,还是因为自己这段时间随不时出关,但却没过问过家中之事,权利被夺父亲却来不及告诉自己?一时间难以想通,但他现在只知道一件事,那就是:自己的时间不多了,必须赶快行动。
  他正思索着,小桃自己却主动告诉他:「主人,还有一事你应该还不知道,就是洛阳所谓的教主的母亲就是教主的师傅,林雨情!」听了这话,罗惊天心中更是着急,必须立刻行动了。
  他命小桃穿好衣服,然后,在他耳边吩咐了几句,小桃一边点头,却又皱着眉头,似乎不明白罗惊天的所图。听完吩咐,小桃去办事了,而他则穿好衣服,径直向罗曼丹闺房走去。
  自从那日和罗惊天分手后,罗曼丹一直在自己的房里,很少出房门。若说开始她和罗惊天通奸是因为天罡心法的吸引,而难以自制,那么,后来成天只想着弟弟,则只能是动了真情,且用情甚深了。她正在回想着弟弟出神,忽地有人敲门,不禁吓了一跳,问道:「谁呀?」
  「我!」一句普通的答语,于她却宛似天籁之声,她飞快的到了门边,打开了门,只见门外长身玉立着一个男子,正在用可观人心的眼睛盯着她看。不是罗惊天是谁?她情不自禁的扑到了自己时刻思念的情郎,自己的亲弟弟身上。而罗惊天也一把将她抱起,并激烈的和她对吻着,一边朝屋里走,一边用脚将房门关上。
  两人来到牙床之上,默契的互相撕扯对方的衣服,连脱衣解带都嫌麻烦,直接把衣服撕了下来。当两人坦诚相对后,互相对视了一下,跟着就滚到了一起,开始了舍生忘死的交战。帷帐不知被谁碰了下来,使人看不清里面的情形,但激烈晃动的牙床,里面发出的声音,使人们很容易联想到帷帐内的风情。特别是声音,罗曼丹毫不顾忌的淫叫,罗惊天每次抽插发出的声响听见的人心动不已,即使是躲在了房子外面,也听得十分清楚,这可就苦了外面的听众。
  在罗曼丹的闺房外,两个身穿夜行衣的女人正在偷听,为什么知道她们是女人?因为夜行衣为了行动灵便而做的十分贴身,但这也就显出了她们凹凸的身段。
  本来她们是想听些有价值的东西的,但却听了这香艳的一场床戏,这床戏之精彩激烈,使她们感觉欲火焚身,几乎要立刻找个男人来熄灭自己的欲念,偏又怕听不到里面会说出什么她们需要的东西,不敢离开。
  过了好一会儿,她们实在忍受不了了,前一个身高不输于一般男人的黑衣人,打了个离开的手势,后面较为娇小也跟着离开了。她们进到了一间屋子里,不一会屋里长起了灯,两个黑影坐了下来,原来,这两个人不是别人,正是阴葵教主吴依依和小桃。两人脸上的红晕还没完全退却,吴依依问道:「你说天儿告诉你他参透图决了?此话当真,你可知他不是说谎?」她本想试试能否偷听到关于全功图决的只言片语,却没想到弄得自己被掉在空中似的,不禁怀疑是不是罗惊天故意骗小桃,才有此一问。
  小桃却说:「教主明鉴,少爷虽说是行事出人意料,但对武功却是十分认真的,婢子没听他用武功说过慌。而且,他明天就应当去禀告罗洪林,自然不会用谎话给自己找麻烦的。」听小桃说的有理吴依依也没有在细想,却说道:「若是早日从他嘴中得到图决,那我的武功当会大进,到时称霸武林也不是难事了。不过,我姊妹辛苦打理,最后却是师傅得好处,你说我该怎么做呀?」不提防她有此一问,但小桃还是很快反应过来,答道:「婢子姐妹是圣主派来供教主差遣的,但教主对婢子等恩比天高,婢子当唯教主之命是从。」毕竟她除了对罗惊天完全顺从外,脑子还是正常的,既然吴依依这么问她,必然是要借助林雨情之力,自己称霸武林,她当然知道该怎么回答。
  吴依依对她的回答也还算满意,「好,将来有好处少不了你的!明天你就去陆管事那里一趟,我已吩咐他将金陵七家钱庄的生意交你打理了。」
  「婢子谢夫人恩典!」小桃似乎是喜出望外,毕竟金陵的七家钱庄可都是日进斗金呀。「还有一事婢子不知当不当讲!」她为表忠心似的说。
  「只要你觉得有问题就讲吧!」吴依依也想看看她到底有没有过人之处,到底能否帮自己大忙。
  但小桃似乎面有难色,支支吾吾半天,「只是……只是……事关少爷的心事,婢子也是无意中听到的,而且,和夫人有关,嗯……这个……」
  「什么这个那个的,说!算你无罪。」
  「是,婢子就说了。」见吴依依这么说,小桃似乎也下定决心了似的,她看了看周围,像是怕别人听到,其实若周围轻易出现不该出现的人,她们也不会在此停歇了。
  但见她这样小心,吴依依的好奇心增加不少,「快说,别神神秘秘的!」
  「是,夫人容禀,上次公子出关时,直接去了大小姐的房间,这夫人是知道的。夫人还吩咐婢子去探听。」她停顿了一下,接着说:「婢子当时听到公子说尚未参悟图决后,就像马上离开禀告夫人,但正要离开时,婢子却听公子和大小姐提到了夫人,婢子不知他们会对夫人有什么举动,就继续偷听。」说罢看看吴依依,见其露出关注之色,就接着道:「大小姐问公子,为什么总觉得公子看夫人的眼神总是色眯眯的?而且,每当夫人转身不注意时,公子总是叮嘱夫人的…屁股看。」
  「胡说!这个疯丫头,天儿再无法无天总不会对我这当娘的动这心思,我看是这丫头自己和弟弟乱伦偷情被撞破后,胡思乱想的。」虽说阴葵教女子揭淫荡无耻,但这种母子之事她还是颇有顾忌的,所以听小桃这样说不禁有些不好意思,见小桃被自己吓得不敢说话便又说道:「接着说吧,我不是对你!」
  「是!」小桃见她虽是动怒,但脸上的神态却似乎颇为动情,于是接着说:「婢子也以为是小姐瞎猜的,但没想到少爷却没否认,还告诉小姐,他不光是对夫人动歪心思,而且他还要将夫人和大小姐二小姐一起娶了,还要一起同床大被,还要……」
  「好了,接着说别的,还有什么吧!」吴依依脸上越听越红,实在没办法,只好打断了小桃的叙述,但她心里却痒痒地,连她自己也觉得奇怪,毕竟她可谓是久经「沙场」,别说几句不着边际地话,就是真枪实弹的搞起来,能让她满足的也不多,可就是这几句话,硬是害的她下面竟然湿漉漉地,有些不能自已了。
  为免当场出丑,才赶紧让小桃说别的。
  但饶是如此,小桃还是看出来了端倪,于是说道:「后来,婢子觉得他们没想对夫人怎么样,所以就离开了。」听完这些,吴依依心中可谓十分异样,至于为什么,她自己也不清楚,但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小桃已经是她儿子罗惊天地人,这些话都是罗惊天教她说的,而她更想不到的是她的亲生儿子正要对她下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