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淫贼道士
淫贼道士
梁城,郊外。

「淫贼,把你手上的美女放下!」说话的是一个少年,准确来说应该是一个昂藏七尺、英俊潇洒的少年!他身穿一身白色长袍,一手按在腰间的长剑上,脸上的表情沉静如水,总而言之,他这刻的身影就是帅气得能让无数少女尖叫!
可惜的是,场中唯一的女子却没有为少年的英姿作出任何表示。

因为她正被淫贼胁持。

而被少年长剑指着的男子大概四十岁左右,相貌平凡,唯一能让人记住的特征就是他脸上的猥琐。

那猥琐男子猥琐的笑了笑,「把她放下又如何。」说罢便将一直挟在腰侧的女子往前一扔,手顺势的往前挥了一挥。

这被抛在地上的女子,不,应该说这被抛在地上的少女身穿朴素的翠绿色道袍,看上去约莫十六、七岁上下。柳叶般纤细修长的眉毛下,一双明亮的大眼睛宛如碧空之中初生起的新月,灵动可人。她的目光里带着月光般清雅的光芒,给人梦幻般的感觉,一头像黑丝绸一般的头发披在她的肩上,蜿蜒柔和的线条透着一股优雅别致的味道。

简单来说,就是美的倾国倾城!

然而这位美的倾国倾城的少女被抛在地上,只是「哎呀」了一声,却没有动弹。

「被点穴了吗?」少年心里想了想。

「公子,小心!这淫贼……」一把娇柔的声音响起,少女虽然动弹不得,可是却满脸焦急的对少年说着。

而那猥琐男子彷佛猜到少女想说的话,脸色大变,立刻扬手欲点少女的哑穴。
「姑娘别怕,无论这淫贼有何本事,都不可能逃过我的千花剑法!」然而那少年不待少女把话说完便打断了她的话。

「公子!这家伙用的是……」少女终是没法把话说完,因为猥琐男子的一指已经点在了她的哑穴上。

少年见那男子竟然敢在他面前旁若无人的点少女的哑穴,不禁勃然大怒。
而他一直按着腰间长剑的手终于有了动作。

剑出,少年身前顿时出现了无数道剑光,而这无数道剑光顺着少年手中长剑的方向尽数激射而出,直指猥琐男子!

然而,这快的惊人的剑光在飞射途中竟慢慢减弱,仅仅插入猥琐男子胸前几分就已消散不见。

「毒药?!」少年这时才发现自己的内力竟是慢慢消散,他现在能运用的不过半成。

原来那猥琐男子在把女子抛在地上的时候,便乘机把暗藏衣袖中的毒粉向少年挥洒,这毒粉能禁制内力,不但无色无味,而且功效迅速和猛烈,是他身为淫贼行走江湖所以能至今平安的秘密武器。

他挥洒毒粉后便一直等药效发作。而先前那少女竟然看出他放毒的动作,想要提醒少年;可惜自信的少年并没理会少女想要说的话。

而那猥琐男子见毒粉已经发作,本想说几句场面话来嘲笑少年的轻敌。然而张了张口,却是没能说出话来,因为刚才那一剑把他吓着了!刚才少年能用的内力只要有三成,不,只要能用两成的内力,那么他此刻大概已经变成躺在地上的尸体。因为少年的剑实在太快!剑光飞至他身前时,他的手才刚抬起想要去拔刀!
还好毒粉放得及时,猥琐男子心中庆幸地想。同时他手下毫不含糊,拔刀就劈!

在那惊艳的一剑过后,少年的内力消失得更快,现在是几近于无!

片刻之间,少年便已身中三刀,越发无力招架了。

「卑鄙的奸贼,放毒算什么英雄好汉!」少年一边抵挡住男子的刀,一边大喊。

愣头青!猥琐的男子心中不禁一阵鄙视,却也没心思花精神和少年对骂,只是不断增强自己的攻势。

瞬间,少年再中三刀,身上鲜血淋漓的他终是撑不下去,一个踉跄跌倒在地上。

而理应一脸焦急的少女,一双妙目虽也是紧盯着少年,脸上浮现的却是犹豫不决的神色。

「哈哈哈!武功高强的大侠,和这片土地说再见吧!」说罢,猥琐男子提刀便要往下劈!

少女脸上的犹豫在这一刻终于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坚决。她的小嘴开始飞快的动起来,彷佛在念着什么,却是没有发出声音。她的双眼在这一刻变的混浊不清,但是如果你仔细一看,却会发现原来是无数的道家符文遮盖了她的眼睛。那些道家符文渐渐地脱离了少女的双眼,顺着少女的视线向少年飞快地直冲而去。

然而猥琐男子与少年却彷佛没有看到那些奔向少年的文字,猥琐男子仍旧一脸狰狞的把刀往下挥,少年仍旧挣扎着想要移动他那重伤的身体。

数之不尽的符文涌入了少年的身体。少年的双眼竟也同时出现了一样的符文,而这些符文又在瞬间脱离了他的双眼,朝少女方向冲去。

那些符文的流动很快便终止了,少女亦在符文终结的同时晕倒在地上。然而,这一切一切,却似乎对少年的危机毫无帮助,猥琐男子的那一刀终是斩了下去,少年断掉的头颅直飞数米之外。

************

不甘心!我竟然死在这种卑鄙小人的手上,我不甘心!我下山后第一次的英雄救美竟然以英雄阵亡作结尾,我不甘心啊!!!为了表示我的愤怒,我紧了紧我的拳头。

嗯……拳头?!

我还没死??

猛的睁开了双眼,我看见的是一个破旧的天花板,左上方的一尊破烂的佛像以及我额前的一丝刘海。

「看来这里是一座破庙。」我仔细的看了看周围的景象,得出这样的结论。
嗯,在我追杀那淫贼的途中曾经见过一间破庙,看来我现在是在那座破庙里了。

「好碍眼的刘海!」额前的刘海随着我的头晃动而晃动,眼前的景象都被那一缕发丝一分为二,「我的刘海有这么长吗?」虽然心中疑惑,但我还是伸手去拨开它。不过,这一伸手,却发现自己动不了。

身上的感觉让我轻易的知道自己被绑着,大概是那淫贼的杰作吧。不过,想用绳子就把我困住,真的太小看我了!

想也不用想便立即运内功去震碎绳子,可是一运内力我却不禁大惊失色,丹田穴内空空如也,被废了内力!与之前中毒的时候不同,那时虽然也用不上内力,不过还能感觉到内力遍布丹田之内,可是现在却连一丝的内力也找不到。

难怪那淫贼这么放心的把我扔在这里,内力被废的我确实奈何不了绑着我的绳子。

「哈哈哈!我的小美人,这么快就醒了?」这声音,是那淫贼!

挣扎着俯头往声音的方向望去,想要向那卑鄙的淫贼再骂几句。

嗯……奇怪……头发变长碍眼也罢了,为啥连胸肌都涨起来阻着我的视线!?
还要是涨的又圆又大像女孩胸部的胸肌!?(因为主角是仰卧的被绑着,所以俯

头看到的是胸部)

慢着……女孩胸部?

狠狠的把眼睛眨了几下,再看,胸前双峰耸立着。

用力的把眼睛闭上,再慢慢睁开,胸前双峰依然耸立着。

把眼睛闭上,再狠狠的咬了一下舌头,再张开眼,胸前双峰继续耸立着。
我的天!谁能告诉我怎么回事?这不是女孩子的胸部吗??为啥这东西会长在我的身上!

「我的小美人,等很久了吧?我还未和你欲仙欲死,你就已经开始激动了?」
卑鄙淫贼那猥琐的脸出现了在我的视线里。

小美人??看了看身上的衣服,翠绿色,是刚才那美女的道袍!!

不会吧!我变成那美女了?

眼前一黑,我晕倒了。


第一章

我慢慢睁开双眼,眼前还是那破旧的天花。糊涂了一会,突然想起来晕倒前的事。运了运内力,还是空空如也的丹田;往胸前一看,还是那浑圆的双峰,我泄气的闭上眼睛。

为什么会这样……

突然,晕倒前听到的话在我心中飘过。

「还未和你欲仙欲死……」

糟糕!现在不是想为什么的时候,首先要做的是逃走!

我立刻左右的看了一下。那淫贼不在!

「天作我也!」心中大喜,虽然不知道那淫贼为啥不在,可是我却明白现在是逃走的最好机会!

虽然没有内力,但用蛮力也未必挣不开这绳子!双手试着发力,可是手上那火辣辣的痛楚立刻就阻止了我的行动,心中不禁一阵咒骂,女孩子的身体怎么就这样娇滴滴!就这么一下已经痛的难以忍受。

看来这样的体质是挣不开这绳子了。把头转了一圈,看了一下周围,破烂的柱子,没了头的烂佛像,已经烂了一小半的石造神台,和散落地上的碎石块。
碎石块!忽然眼前一亮,望了一下,便在神台的左侧发现一块较为尖锐的碎石块。

心中大喜,立刻像虫子一样,一拱一拱的像那边进发。

终于到了,女孩子的体力真差,这样爬了几米竟然已经大汗淋漓,一喘一喘的。不过听着自己的喘息声还真的让人哭笑不得,听起来软软绵绵,娇娇柔柔的,竟然连自己也忍不住生出痛惜之心……

晃晃了头,把胡思乱想抛出脑外。逃走要紧!

看了看身上的绳子,可恶,哪里来的捆绑手法!

两手腕在背后被交叉捆住,捆住双手的绳子从胸部的上方和下方各绕两圈,紧紧勒着,不大的双峰在这样的捆绑手法下,显得浑圆挺拔。先前一直被变成女孩这件事吸引了我全部的心神,所有没有感觉到,现在却是感觉到被紧紧勒着的胸部传来一阵又一阵气闷的感觉。

很辛苦,看来要先解决胸前的绳子了。

身体一阵滚动,终于把胸部对上了地上的碎石块,可是却发现一个让人无奈的事实:由于绳子是绑在双峰的底部,我为了借用石块的锋利割断绳子而趴在地上,结果就是,由于有双峰阻着,石块够不着那绳子!

忽然,灵机一动,看了看身前的双峰,小巧而浑圆,一手可以掌握的大小,这样的大小或许可以吧?

然后,便用力把身体往下压,圆圆的胸脯因为挤压而紧紧的贴在地上。
「还差一点,」努力挺胸,把身体压到最低后,果然可以!石块贴上绳子了。
现在要做的就是不断晃动身体把绳子给磨断。

晃动身体,却发觉被压着的乳尖,与有点粗糙的亵衣磨擦,竟然传来了一阵麻痒的感觉。

「啊……」身体彷佛被电了一下,口中不禁流出一声呻吟。

呜哇!我怎么会发出这种丢人的声音!还有,这种麻痒感觉,是怎么回事?
想着想着,身体再晃了一下。

「啊……」又是一阵电流从双峰最中心的一点流向我的身体。

这……大概是女孩子身体上的自然反应吧?蛮舒服的感觉,不过现在不是研究这个的时候,继续磨绳子!

然而,彷要在提醒它的存在一样,每一次我晃动身体,乳尖与亵衣接触处就传来一道让我浑身发软的电流。最让人讨厌的是,双峰上的那两点,随着我身体的晃动,竟然开始发涨,还要是涨的让人难受至极。

不只乳尖上的感觉,心里也开始起了骚动,痒痒的,却又搔不着,让我浑身的不自在。

不过,很快我便发现,每当乳尖与道袍磨擦,心里的骚动就能有所舒缓。
「看来要先把这痒的可恨的感觉除掉,不然我根本没办法专心磨断绳子。」
改变了目标的我,把注意力放在乳尖之上,让那双被紧压着的玉兔一下一下的蹭着地面。

这办法可以!感觉心里骚动好像稍减的我,更专注的磨擦着发硬的乳尖。
「这……感觉……真……真的……嗯……啊」痒痒的感觉逐渐变成阵阵麻痒,舒服的感觉洗刷着我的身心。

「啊……这……爽……爽一下……停……一下的……感觉……不……不够……

啊「感到甜头的我,不再满足于现在的节奏,开始连续的磨擦着双乳。同时,我感到双腿之间传来一阵湿润的感觉。

「嗯……那……湿……漉……漉……的。是……什么……啊……嗯……啊」
没有机会让我继续想,因为随着我晃动身体,麻痒逐渐转化成酥麻,醉人的快感像海涛一样淹没了我的思绪。

「啊……酥……酥酥……麻……麻的……好奇……怪………啊……」原本的目的已经被我忘掉了,现在的我不停的晃动身体,追求着乳尖传来的快感。
「嗯……啊……舒……服……啊」慢慢的,我的动作由开始的晃动身体,变成以乳尖为圆心不停的划圆。强烈的快感变成激烈的电流窜过我的身体。

我一点也没有发觉这时的我已经满脸绯红,呼吸急促,口中更是无意识的呻吟着。

「呜……」嘴里不自觉的发出呜咽之声,我急促地喘息着,随着身体划圆的动作越来越快,不知不觉间,雪白的肌肤都已被染成粉红色。

「嗯……呼……啊……啊……好……奇……怪……的感……觉」慢慢的,快感开始升温。乳尖为顶点的胸部全体,好像被火点燃一样。那快美的碎波彷佛要打碎我的理智般涌入了我的脑海。

「啊……」突然之间,我发出一声长长的娇吟,双腿间传来强烈的酸麻感,像触电的感觉直贯全身,下身的深处更是无法控制的强烈收缩。

「这……是……怎……么……回……事?」我觉得自己快要浮起来一般,猛一下又从空中降下来,躺在棉絮中好舒服,每一个细胞都透着心满意足的疲倦。
高潮过后的我颊边如醉,目晕神迷,颤唇微张,传出娇柔的轻声喘息。全身衣裳被汗水沾湿,下身一片泥泞,浑身发软的趴在地上。

「呼……呼……」我不断的轻声喘着气,缓解刚才强烈的刺激,被快感占据的脑子过了好一会才开始慢慢的运转起来。

啊!!!刚……刚才是怎么回事??

「高潮!!」这两个字,突然出现在我的脑海之中,我终于知到自己刚刚在做什么蠢事。胸尖传来的不是什么自然反应!那是女孩子敏感地带受刺激时的快感!!

荒唐!荒唐!荒唐!!!多丢脸的一件事!!!我竟然在享受女孩子的快感?!
还要是在这个时候?!这个地方?!!

如果不是被绳子绑着双手,我还真想狠狠的刮自己一个耳光,我竟然被快感征服,在这种地方自慰起来?!

嗯……等等,被绳子绑着!

现在我才记起自己原本的目的是要割断绳子!

对,要割断绳子!望了眼还在起伏不断的双峰,我咬了咬下唇。

接着,我便重覆之前的动作,压低身体,晃动身体来磨断胸前的绳子。
哼!我不信这种程度的快感能打倒我的意志!「呼……呼……」番过身子,无力的轻喘着,胸前的绳子终于磨断了,虽然很想一股作气的把其他的绳子弄断,可是浑身酸软的我却连抬起手指的力气也快没有了。

太神奇了!为什么有人的身体能够这么敏感?!就在割断绳子的过程中,我竟然再高潮了三次!!

最可恨的是,每次高潮过后,我的身体竟然变的更加敏感,而且高潮时的冲击也变得更加猛烈。尤其是最后一次,我只磨了五、六下,竟然就已经感到高潮快要来临!虽然立刻放缓了身体摇晃的速度,可是高潮还是在二十多下之后出现在我的身上,而快感的冲击,更让我失神了整整一炷香的时间!

我仰卧在地上回复体力,回想起刚才高潮时的感觉,除了羞愧之外,却也是忍不住的震惊,女孩子的身体原来这么敏感!之前还在山上跟师傅学艺时,虽然没接近过女色,可是却试过用五姑娘来安慰自己,可是即使是在释放生命精华的那一刻,那感觉却连自慰刚开始时的麻痒感觉也比不上,更不要说是高潮时那可怕的快感!

感受着体力以极其缓慢的速度回复着,我心里不禁开始焦急起来。要是我现在的样子让那淫贼看到的话,我大概……大概会……呜啊!不敢想像啊!

看着破庙的门口,我突然很想狠狠的往我的嘴巴刮下去,乌鸦嘴!!

因为那淫贼就站在那里。

看着淫贼那模样,我不禁感到头皮发麻。只见他满脸淫笑,舌头不停的舔着嘴唇,喉咙里发生阵阵怪笑;最要的命是,他的手还在不断的搓弄着他的肉棒!
「桀桀桀,我的小美人啊,这么快就忍不住寂寞,自己解决啦!放心,你哥哥我最善长就是为美女解决寂寞,你很快就会明白欲仙欲死的感觉!!桀桀桀!」
淫贼一脸淫贱的向我走过来,还一边走一边脱掉他自己的衣服!

不过路还没走几步,那淫贼却又一脸懊恼的站在原地:「干那臭小子!!入肉只有几分的剑气竟然也能震伤我的心脉,害我现在为了休养而没法用我的大肉棒来安慰你!!」说罢,便一脸犹豫的站在原地望着我,似乎在想着是不是忽略伤势现在就用他的「大肉棒」来个霸王硬上弓。

听到他因为伤势不能行房我忍不住心中大喜,可是看着他犹豫的神情却又心中一阵忐忑。

「反正我也逃不出你的手掌心,你不如且待几天,等伤势好了再来安……安……

安……我吧。「试着说服他,不过安慰我这三个字实在是说不出口。之前与淫贼对峙时没留意,现在才发现少女的声音其实很好听。柔柔的,有点软、有点绵,可能是之前高潮几次的原因,声音里竟然还透着点腻人的感觉。

「那……好吧!」淫贼想了一会,终于决定先休养身体。

「还好。」想不到淫贼那么好说话,我心中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不对!那你怎么办?我可不能看着美女在一旁独守寂寞啊。」淫贼嘴里忽然又蹦出了这么一句。

天啊!!他不会是看到我这幅模样,以为我欲火难奈吧!?我连忙回应道:「我不寂寞,一点都不寂寞!」不要啊!老天爷!对不起,我发誓以后也不会再对这身体作出任何不轨行为;所以,求求你放过我吧!

突然之间,淫贼脸上露出一付「我想到办法」的样子,然后向我走过来。
「对啊!我虽然用不了我的大肉棒,可是我还有手指和嘴巴啊!」他一边蹲下来解开我身上的绳子,一边说着。

天!他不会是想……

心中大惊,趁着他解开了我身上的绳子,我立刻推开他,转身就跑。

可是高潮四次尚未回复的我,没跑两步,身子一软,又倒下了。

淫贼连脚也没有动,一只手抓着我的右腿把我拖回来,另一只手开始动手脱我的衣服。

「放手啊!」

看着他一只手在飞快的解着我身上的道袍,狠狠的挣扎了几下,没办法挣开我右腿上的那只手,我开始转用双手与剩下的那条腿又打又踢的对他的身体发动攻势,可是他却是一脸舒爽的样子,姿势不变的继续解着我的衣裳。

「这家伙是被虐狂吗?」看着淫贼那越踢越爽的表情,我不禁一阵郁闷。
就在我大叹无奈的时候,身上的衣服已在不知不觉间尽数离我而去。终于察觉到这点的我,立刻双手掩胸,要是让他碰上我乳峰上的敏感地带;那我就真的完全没办法抵抗他了。

谁知他却没有立刻向我的双峰发动攻势,双手轻抚我腰间的同时,头一低,一嘴就吻在我的双腿之间。

快感彷佛一道巨大的电流般轰进我的脑海。

「啊……」我发出一声长吟,下体传来强烈的酸麻感,像触电的感觉直贯全身,身体轻飘飘的像是要浮起来一般。

「不……不会吧!!?」有了几次高潮经验的我,立刻便知道这是将要高潮的感觉,不禁心里怒吼,「吼!这身体是用高潮做的吗??怎么这样一下就要升天了!?」快要被快感淹没的我,眼角余光忽然看见那淫贼一脸贱笑的看着我。
「不可以就这样高潮!」败在他手上是我的轻敌,但我不允许自己再在他面前露出这种丢脸的模样!然而,身体却无视我的意志,下身深处开始不由自主的抽搐着。

「不。可。以。高。潮!!」心里发狠,右手用尽全部的力气狠狠的捏在右乳的蓓蕾之上,巨大的痛楚瞬间便打断了高潮的到来。

「哇!!!好痛!!!」痛楚的程度远超我的估计,身体彷佛承受不住痛楚一般的颤动着,眼泪更是不受控制的如泉涌般流下。

女孩子的身体绝对让人苦恼,心里能够接受这种程度的痛楚,可是眼角还是不停的流下泪水,即使极力抑制,也只能化瀑布为小溪,虽然不再是刚开始时的泪如雨下,但却依然止不住的抽泣着。

胸前突然传来异样的感觉,淫贼的双手不知何时出现在我的双峰,轻轻的搓揉着我的乳尖。一脸粗鲁淫荡的他,双手却异常灵活,乳尖的痛楚迅速舒缓下来了,逐渐被酥麻的感觉取代。

「小美人,想爽也不用这么大力的捏下去啊!要像我这样轻轻的揉,揉着揉着就能爽起来啦。」

「啊……嗯……啊!!!」听到这句话的我突然醒悟,双手用力的把蹂躏着我双峰的魔爪扯下来。

然而抬头看见他的模样,心中却是一惊,停下了手。只见他半趴在我的身上,一只手在揉着我的胸部,另一只手却从裤里掏出了他的肉棒,在套弄着!望着我的双眼更是燃烧着炽烈的欲火。

「无缘无故的,他怎么又变成一付饥渴的模样啊?」我心里想着。身体不寒而栗,「要……要是他忍不住的话,这样的我可挡他不住啊!!」

这时的我不敢稍动,害怕一有动静就引得他兽性大发。一边抵挡着胸前的快感,一边思考着让他兽化的原因。突然,想起了师傅在很久以前对我说的一段话:
「臭小子!你知道女孩子最诱人的是什么时候吗?」

「不知道。」

「愚子不可教也!枉我教了你这么久的」君子之道「,难道你连」梨花带雨「的女孩子是最诱人的都不知道吗?!」

「但你昨天不是说,眼睛闭上,一幅」任君采摘「模样的女孩子最诱人吗?。而前天则是」脸带娇羞,欲拒还迎「。大前天是…………」

「梨花带雨!」糟糕了!一定是我刚才止不住哭的样子让他欲火大动!
怎么办?双眼的泪水还是不受控制的流着。想要闭上流着泪的双眼,却又害怕变成师傅口中的「任君采摘」型态,但再这样下去,他真的会忍不住啊!
可是,办法还没想到,我却发觉自己已经抵挡不住胸前快感的侵袭。身体比刚才自慰时,更快更猛烈的燃烧起来。

「啊……嗯……怎……怎么他一……一心二……用,手还……还能这……这么……可……可……憎?」他左手揉弄肉棒的速度开始加快,同时他的右手却变得更加灵活,富有弹性的胸部不断被捏弄搓揉,小巧的乳房被紧紧捏握,让乳尖更加突出,更用拇指和食指下流地挑逗已高高翘立的乳尖。

「呜……不……不……要………」已经发涨的乳峰被用力上推,娇嫩翘立的乳尖蓓蕾被捏住拉起,远超刚才自慰时的酥麻,由乳尖迅速扩散至全身。

「啊……要……冷……冷……呼……啊……冷静!」快感像毒蛇一般蚕食着我的理智,酥麻的感觉让我思绪一片混乱。

「哦……」紧握着两手并卷曲着指尖,感受到那快感的冲击,我终于忍不住发出一声颤抖着的呻吟。

「要……想……想……办法……啊……嗯……」比刚才又更强烈愉悦的碎波,打到五体各处。我双唇半开着,微微颤抖。

「不……不能……让……他……继…………继续……看着…………我……我的脸。对了……用……用手…………遮……啊!呜……快……快……停……停……

下……来……「断断续续的思绪,彷佛想到了一个可笑的方法;可是刚连成一片的思绪,瞬间又被如潮的快感打碎。

「不……行……!他……他……的手……呜……这……样……想……想……
不……到……东……西「我觉得自己几乎要燃烧,轻轻扭动着娇小玲珑的身体,想要避开他的追击。

「嗯……啊……」可是那轻微的扭动,却根本无法摆脱他那灵活的手。淫贼的指尖又出现在另一个乳峰的斜坡处,一直往顶上迫近。瞬间便爬上粉红色耸立的乳尖。

「啊…………」好像背骨被打断了似的,冲击响遍了全身。那充血的乳尖又更向上翘。

淫贼沿着那美丽的乳晕,用指尖在周围滑动。那已经在燃烧的身体,好像被火上加油一般,烧得更烈。

「啊……不……不行……了……快……停……下……来……」心里大声的呼喊着。

酥酥痒痒的感觉使全身都要抽紧般的蔓延。从隐秘花园之处传出的快感,使得全身在一瞬间麻痹了。娇嫩的珍珠像喘息般的轻颤,从下腹一直到腰,发出一种不自然的抖动,火热的脑海一片空白,我到达高潮了。

「呼……呼……」轻喘着,我失神的看见前方。模糊间,我好像听到了一声吼声,一个男人的身影在我身前晃动,胯下之物不停在我的身上倾泻着,我的肚子,小腹与胸前都传来一阵热呼呼的感觉。

「呼……」良久,意识终于回到了我的身体。

肚子上的滚烫唤醒了我失神时的记忆,难以置信的望着自己的身体,只见肚子处一片狼藉,黏答答的精液遍布其上,有些滑过腰间滴在地上,有些则顺着肚子的起伏而流向下小腹处,大腿上,双峰上,也零零落落的沾着几滴精液。
一丝腥臭传入我的味觉,我再也按奈不住恶心的感觉,侧身按着肚子,呕吐起来了。

然而,吐出来的却只是几丝胆汁,胃部依旧翻腾着,我不断的干吐着。那尚未消散的快感余波,挥之不去的恶心感与呕吐时揪心般的感觉交织,我的意识开始模糊起来。

眼前的景象逐渐变得模糊,眼角余光看到淫贼就在我身前不远处粗喘着,已软化的凶物仍不时流下白色的液体,他一手按胸,满足与痛苦的表情在脸上交织着。

「活该!」这是我晕倒前的最后一丝意识。醒来后的我发现自己身处马车之中,淫贼在当着车夫。

小小的车厢内一片黑暗,车身两侧皆没有窗子,唯一通风的门口则下了帘幔。
帘幔边的一丝光芒并不足以照亮这漆黑的空间。

道袍在身上,看来是淫贼帮我穿了衣服。然而,明显地,他却没有清干净他在我身上留下的精液,腥臭的味道在细小的车厢内显得更加浓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