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校园找处女   校园春色   

「好!」曲鸣隔着一名队员单手把球扣进篮框,引进篮球馆内一片欢呼,几个来看球的小女生更是两眼放光,尖声叫着曲鸣的名字。
  曲鸣跟队员们一一击掌,拾起球向更衣室走去,没有朝看台上瞟一眼。那些小女生并没有被他看在眼里,对她们来说也许是一种幸运。
  巴山刚结束了力量训练,坐在长椅上呼着气说:「要不要给她打个电话?」接连两天,苏毓琳都没有露面。巴山觉得有必要提醒她一下照片的事,免得她忘了。
  「不用管她。」曲鸣有把握她不会报警,「蔡鸡呢?」「他今天考试。老大,你不考吗?」曲鸣仰脸想了一会儿,「靠……」他们三个从同一所中学毕业,曲鸣和蔡鸡进入滨大工商管理学院同一个班,巴山成绩太差,靠体育特长才进了体育系。今天是周日(淫色淫www.wo688.COM),曲鸣一大早就跑到球场训练,把考试忘得一乾二净。
  曲鸣拿出手机,上面一串电话都是蔡鸡打的,但那会儿他已经在球场里。现在考试多半已经结束,就是想去也晚了。
  「今天是公共课考试,在大教室,三个班一起考。」蔡鸡在电话里嚷,「老大,你没来实在太亏了。」「不就一次考试嘛。大不了补考。」话是这么说,可想到老爸对他功课的执着,曲鸣也有够烦的。
  「你不用补,是我要补考。」「怎么了?」一群学生从旁边经过,传来嘈杂的声音,蔡鸡大声说:「这次考试你考了,我没考。」「什么意思?」曲鸣没听懂。
  「老大,卷子上我写的是你的名字。」「我靠!」就知道自己的兄弟够意思。
  「我不是说这个,今天有美女!」电话里就能听到蔡鸡流口水的声音。
  蔡鸡的兴奋也引起了曲鸣的兴趣,「哪个班的?大几?」「不是学生,是老师。」蔡鸡说:「滨大评美女不评老师,没天理啊!老大你没见到,那妞长得叫个——我一看鸡巴就硬了。」「不是吧,我怎么没见过?」「今天考完试刚说的,讲外贸交流,下周开课,明天你就能见到了,真正养眼!好了,我马上就到,在餐厅门口等我。」曲鸣笑骂一声,挂了电话。他倒没想过搞老师,滨大女生一抓一大把,何必惹那个麻烦。滨大有名的美女他也玩过了,只是搞来搞去都是别人玩剩下的,一个处女都没碰上,让他有些不满。想到这里,他脑子里就显出一张可爱的面孔。
  杨芸——多半还是处女吧。
  曲鸣想着走上餐厅的台阶。
  有人挡在了他面前。
  周东华右腿打着石膏,他比曲鸣高了五公分,这会儿站在台阶上,用俯览的姿势看着曲鸣,高大的身体充满了威压感。
  「好久不见。」距离那场比赛只有一个多星期,但对周东华来说,已经太久了。久到一个大一新生敢成立新的篮球社,摆明不把原来的校队放在眼里。
  曲鸣不甘示弱地跟他对视,「怎么?不服气吗?」「医生说我脚踝扭伤,还有些骨裂。如果不想留下隐患,至少要休息四个星期。」曲鸣面无表情地说:「身体不好就不要打篮球,这种运动不适合老年人。」路过的学生们纷纷停下脚步,好奇地看着这两个滨大最拽的篮球高手。
  周东华伸出拇指,「小子,你有种。还有三个星期,到时候我跟你一对一单挑——敢不敢?」曲鸣露出一丝讥笑,「想再输一次?」新成立的红狼社受到了新生的欢迎,但对于以前的滨大篮球社来说,不啻于污辱。跟在周东华身后的几名队员对曲鸣的狂妄看不过去,篮球社的中锋忍不住说:「小子,太狂了吧!有兴趣我先跟你比一场,谁输谁就滚出篮球场。」围观的学生开始拍手起哄,这种当着众人面发起的公然挑战,谁也不能够退缩,两边都是滨大篮球场上的风云人物,单挑起来绝对精彩。
  巴山吼了一声,「我跟你比!」曲鸣伸手挡住巴山,没有表情地说:「我不跟你比。」曲鸣的回答引起一片嘘声。
  一个小混混打扮的男生撇嘴说:「是不是男人啊?」「连单挑都不敢,还打什么篮球?」篮球社的中锋冷笑说:「害怕了?」曲鸣拿球在指尖转着,看也不看他一眼,对着球说:「我怕把你打伤了——你的球技,我奶奶拿着球都能过你。」篮球社的中锋气得差点吐血,「曲鸣!你——」周东华拦住他,「这小子是我的。」他看着曲鸣说:「就这么说定了。三个星期后,篮球馆,十个球定输赢。」曲鸣的球技不错,体能更好得惊人。但是周东华知道只要保持自己的正常状态,这场球会赢得很轻松。他很自信。这种自信是他在击败一个又一个像曲鸣这样狂妄的对手中建立起来的。
  他微微一笑,「这场单挑我会给你个难忘的教训——」周东华压低声音,「就像我上次在你头顶扣篮那样。」曲鸣脸色一瞬间变得铁青。那个球他当然忘不掉。他以为自己能盖下周东华的投篮,没想到他滞空能力强得可怕,在自己落下时才发力扣篮。从扣篮的整个过程可以看出,周东华无论技巧、力量,还是瞬间反应都超越了大学水平。
  但这场单挑,他绝不能输。
  曲鸣第一次见到景俪,是在一个令人昏昏欲睡的下午。
  新的课程由于涉及到大量音像数据,安排在教学楼九楼的语音教室。上课铃声惊醒了曲鸣,他揉着眼睛,接着听到一串悦耳的高跟鞋声。
  新来的老师走进教室的时候,所有男生都不由自主地挺起胸膛,曲鸣打到一半的呵欠也不翼而飞,表情留下一片空白。
  那女子有着一张混血儿的面孔,肤色白净光洁,波浪般的鬈发垂在肩上,精致的五官如同雕塑,纤直的鼻梁上架着一副细框的金丝眼镜,睫毛弯长,乌亮的眼睛又深又黑,只是冷冰冰不带一丝表情。
  她身材高挑,加上高跟鞋,身高超过一米八,比一般男生还高出许多,一身深咖啡色的套装勾勒出她玲珑凸凹的体形,堪称完美地将知性与冷艳融为一体。
  「我叫景俪。」她转身在黑板一侧写下了这两个字。这次转身,把她优美的身型完全展露出来。她腰身纤细,齐膝的短裙贴在身上,紧紧绷着圆耸的美臀,显露出浑圆的曲线。那种富有弹性的丰满感觉,使每个男生都瞪大了眼睛。
  「九十三、六十、九十二……」蔡鸡嘴里念念有词,「老大,这妞身材真火辣,你猜她胸围跟大屌谁大?」想到巴山夸张的胸大肌,曲鸣忍不住笑出声。
  景俪正好回头,她俯身看了眼座次表,「曲鸣,请你站起来。」自从上高中,曲鸣的身高就超过了大多数老师,所以他从来不怕在课堂上站起来。
  一般老师看到一米九三的他突然起身,都会流露出一些惊愕,但景俪只是微微挑起一侧的眉毛,冷冰冰说:「也许我没有说清楚,我的课堂上要求良好的秩序。在课堂上交谈、接电话、吃零食……都是不允许的。你明白了吗?」景俪的声音很好听,只是冰冷得没有丝毫感情,与她冷艳的外表倒是相得宜彰。
  曲鸣没有说话,只用一副感觉很好玩的表情看着她。
  「如果你还不明白,我可以再解释一遍。」曲鸣身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看了看号码,不但没有关机,反而接通了电话。
  景俪一挑眉毛,手指指向门外,「请你出去。」蔡鸡耸了耸肩,露出爱莫能助的表情。曲鸣把书扔给蔡鸡,接着电话走出教室,「喂,是我。正上课呢,老师把我赶出来了。我知道,我没有不听话……」房门在背后关上,接着放下窗帘。
  「妈,怎么了?……上周?打球呢……知道了……我周末一定回去吃饭。老爸?没有,他要避嫌呢,只给我打过两次电话。知道了知道了……」教室里没有任何声音,为了避免干()扰,语音教室是全封闭的。曲鸣无聊地合上手机,都怨老妈,第一次听景俪的课就这么泡汤了。
  楼外的阳光有些刺眼,曲鸣一时间不知道该到哪儿去。他进入滨大不到三个月,前两个月憋着劲猛练篮球,对滨大并不熟悉。他知道的是,滨海大学是一所私立高校,学校董事会有七位股东,他老爸作为学校董事会主席拥有学校百分之三十的股权。
  滨大的百分之三十有多少,曲鸣并没有概念,但他很看不起老爸的保守和循规蹈矩。老年人总是贪图安稳,最好世界永远这样保持下去。想到要那样活到八十岁,曲鸣就从心底感到恶心。生命应该像一场篮球,每一秒种都在激烈的对抗与搏杀中度过,击败每一个对手。
  曲鸣并不是一个训练狂,更多的时间他是用脑子来打球。蔡鸡曾羡慕地问:
  「老大,你投篮怎么那么准?」曲鸣回答说:「你把篮框想象成女人下边那个洞,就能投准。」这会儿他实在没地方可去。「还是去篮球馆吧。」曲鸣这么想着。
  三分线外,四十五度角连续投篮。
  曲鸣在这个角度投篮手感最好。他最拿手的还是跳投,但假如面对周东华,正面出手,有百分之八十的可能被周东华盖掉。如果在三分线外出手,难度虽然更大,但重要的是能与周东华拉开距离。毕竟那是一个身高、弹跳都在自己之上的对手。
  从旁观者角度来看,那场比赛即使曲鸣最终没有得胜,也足以让滨大知道他的名字。但曲鸣的性格决定了他即使施出任何的手段,也决不认输。
  一只篮球突然飞来,打在曲鸣后脑勺上。曲鸣慢慢转过头。
  「你是曲鸣?」一个穿着赛车服的小混混,拿着篮球在两只手里扔来扔去,在他后面还跟着两个同样打扮的少年。
  曲鸣没有开口,他年纪也许比对方小一两岁,个子却比对方高出一截。
  「我们老大想跟你谈谈。」「我没兴趣。还有,」曲鸣竖起一根手指,「我最恨男人留长头发。」曲鸣劈手把篮球砸在了那小混混脸上,另外两个喊了一声,拿出球棒正要动手,却发现同伴一声不响,竟然被篮球砸晕过去,不由呆了一下。
  曲鸣冲过来,一脚踹在一个小混混胸口,他身高腿长,爆发力又强,一脚把对方踢得倒地,球棒也掉在一边。
  曲鸣捡起球棒,呯的砸在另一个小混混球棒上,把他手里的球棒磕飞,然后抡过来,从后面打中他的膝弯。那小混混扑通跪倒,又挨了一棒才趴在地上,发出一阵惨叫。
  曲鸣扔掉球棒,把外衣披在肩头,离开了篮球馆。
  「那些杂碎是谁?」听说有人敢来找事,蔡鸡和巴山都感觉有点不可思议。
  「我没问。」「下次遇见让我来!」巴山兴奋地捶着拳头。他最大的爱好依次是吃饭、睡觉、打架和女人,后面才是篮球和健身。
  「是不是苏毓琳找来的?」那晚之后,苏毓琳再也没有出现过,让蔡鸡觉得有些奇怪。
  「像是校外的。几个家伙都穿着赛车服。」「是那个红头发的妞?拉拉队的?」除了这两个,蔡鸡想不起来还跟谁结过仇。如果是校外玩赛车的街头流氓,说不定跟拉拉队的红头发女生有关系。
  「管他呢,现在红狼社有十几个队员了,跟这些小混混打架也够用了。」曲鸣转移了话题,「蔡鸡,大屌,你们看杨芸那妞怎么样?」「老大,你要搞周东华的妞?」巴山怪叫着说,兴趣一下子被引了过来。
  「不行吗?」巴山嘿嘿笑着说:「那妞个子太小,我怕把她搞死。」蔡鸡说:「老大,你准备怎么做?跟上次搞姓苏的那样可不行。要让周东华知道了,肯定要跟咱们拚命。」「拚命我怕他!」曲鸣哼了一声。他也知道杨芸跟苏毓琳不一样。苏毓琳在滨大几乎没有朋友,杨芸可是周东华公认的女友。用强奸肯定会闹出纠纷,只是在兄弟面前不能服软。
  「杨芸那妞不能那么搞。来,你们跟我想想,怎么从周东华那傻瓜手里把杨芸夺过来。」「你是说……」「没错。我要让杨芸爱上我,把周东华气得吐血。最好是在单挑前,我要搂着周东华的妞到篮球馆,让大家都看看,周东华不但打球输给我,连女朋友也输给我。」曲鸣笑说:「滨大往后就没他混的地方了。」「……老大,你太阴险、太恶毒了。」曲鸣笑骂一句,「少拍马屁,快给我想主意。」蔡鸡苦着脸说道:「只有三个星期啊老大,虽然你长得又高又帅,够拽也够屌,但三个星期想把校花,而且是有主的校花勾引过来,还差一点吧……」「不然怎么让你们想主意呢?大屌,你也想想。」「我?」巴山一脸的茫然。
  「算了,蔡鸡,你想吧。」蔡鸡把眼镜摘下来擦来擦去,愁眉苦脸地想着,「要不这样,我跟巴山找茬儿去欺负姓杨的小妞,老大看准机会出场,先护住姓杨的小妞,然后……」曲鸣打断他的话,「又是英雄救美的老桥段,有没有一点创意?拿出来小孩子都会笑。」蔡鸡辩解说道:「但这一招很实用——女生都很变态,天生脑子里就缺了一块,完全是没有理性的低级生物。她们除了用胸前那两团肉思考——大屌,别抖你的胸大肌好不好?下次干()女我会做噩梦的——就只有生理反应。英雄救美演一万次,第一万零一个照样会上当。」「闭嘴吧。」曲鸣没好气地说:「你想去尽管去好了,我保证你第一个看见的会是周东华。」蔡鸡戴上眼镜,推到鼻梁上方,皱紧眉头。
  「有了!」巴山突然一拍大腿道,「老大,你每天买一束玫瑰花,给她送过去!」曲鸣惊奇地瞪大眼睛,「大屌,没想到你一颗这么浪漫的心……你是不是缺乏母爱啊?」「我还没说完——然后你就请她吃饭,什么好吃点什么,点一大桌,她吃完就会爱上你!」曲鸣彻底被他打败了,叹了口气,「你肯动脑筋,当兄弟的我很高兴。但大屌,你还是先洗洗睡吧。」「哦,知道了。」「老大,我又想出来一招——」蔡鸡认真地说:「我仔细考虑了,重要的是你跟杨芸没有单独相处的机会,如果有机会单独相处,凭老大你的手段,铁定手到擒来。我的构想是创造这样一个机会——搞个聚会,把杨芸邀请来,让她喝点酒,培养一下情绪,然后跳舞唱歌……」曲鸣打了个呵欠,「算了,大家都洗洗睡吧。」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