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师娘给的好处
>师娘给的好处
“师娘,你嘴上的功夫又见长进了。”

师娘媚拉我一眼,用舌头顶出她口中的肉棒,“还不是因为你这个小色鬼,没长

进怕被你打屁股。“说着又用左手摸啦摸自己白嫩嫩的臀部。

“我的屁股都被你打这么大拉”

“敢情这还是我的功劳,不过越大我越喜欢。”说完我拍下师娘的脑袋,`
师娘忙把她手中的肉棒又塞入口中,套弄起来。

师娘莫无霜二十年前就已经是武林知名人物,一把剑纵横天下,斩杀了‘大漠五鬼’‘江北七雄’等天下有名的高手。连天下第九的黑道高手‘江南双熊’之一的李成北也死于师娘剑下,五年前的武林天榜排名把师娘排在第六。不过和武功比起来,师娘的美名更是天下皆知,师娘出道没几年就被称为天下第一美人,追在她屁股后的公子哥不知有多少。可是这些纨绔子弟怎能上师娘的眼,连‘武林四公子’都没让师娘另眼相看。也许是一个缘字,让师父和师娘走到一起。二十年前,李成北,李成南两兄弟灭了当时一位有活菩萨之称的姓徐的商人一家,这位姓徐的商人虽然很有资财,但从来不向那些奸商一样,欺诈百姓。常常资助一些穷苦家的百姓

,还把他的一些地低价租给农户,特别穷的连租金都免拉,遇上大灾大难,徐善人资助大量钱粮给受灾难的人,所以很有些善名。这样的一家被灭门,师娘听闻后,很是气愤,一把剑就杀上门去。师娘虽然剑术很高,但是他们也是天下有名的高手,李成北当时在天榜上排名第九,李成南虽然比他哥哥差些,但也不是谁都惹得起,如果一挑一,师娘还还有些胜算,可是李成北,李成南两兄弟形影不离,在一起久啦,心意也有些相通。要杀他们很是困难,师娘和他们周旋拉几天,谁也奈何不了谁,三人都受拉些伤。那俩兄弟怕师娘的那些追随者追来,就在他们武器上喂了毒,想尽快解决师娘,师娘哪想到他们这样卑鄙,一不小心中了他们的招。也许是赶巧,当时师父正好路过,救下师娘,把师娘带回教中,施针解毒。师娘本是天女宫圣女,身上灵丹妙药也带拉不少。毒解后武功不退反进,又在谷中待了三个月在这三个月中每日也师父钻研剑术,师父也经常与师娘对剑,又请师祖指导师娘剑术。师娘本是聪明,又得高人指导,剑术终于大乘。出谷后,又寻着李成北,李成南两兄弟,杀了李成北,重伤李成南要不是李成北拼命保护李成南,李成南也跑不了。不过后来李成南也没出现过。在谷中的三个月,师娘与师父早已经是郎情妾意。师父对师娘很是喜欢,师娘对师父也是爱慕不已,当下就禀明各自师父,得到各自师父同意后,就在谷中成了亲。

“起风拉,师娘,我们是不是该回去了。”

“就知道玩师娘,你到是舒服拉,我还没爽呢。”师娘顿了一下。
“让我也舒服一下”说完就把她又白又嫩的大屁股掉过来。

"你还没舒服够呀"“师娘永远也爽不够”

师娘的下身芳草浓且密,摸起来毛毛的,手感很好,私处早已是湿润一片。我拨开师娘两腿间温暖如玉、湿润饱满的蜜唇,仰起头,伸出舌头一舔,师娘浑身一颤。

“师娘,你这身子是越来越敏感拉。”

“还不是被你这个小色鬼害的。”

我见师娘又把肉棒吐出来,顿感觉不爽,狠狠得拍拉一下她屁股。
“不要打,我知道了。”师娘忙又含住拉肉棒前的大蘑菇。

我不在说话,我说一句,师娘回一句,我岂不是很吃亏,我大兄弟出出进进,
着凉了怎么办,我专心品尝起她私处来。

师娘的身子曲线圆滑,虽然年龄已快四十,但肌肤却仍然像白玉一般,紧凑又有弹性,还不时散发着阵阵迷人的媚熟纷香。杨柳小蛮腰,小腹处无丝毫赘肉,玉腿修长结实,美臀白圆且翘,我好像能看见上面还冒着丝丝热气。

师娘的两片蜜唇如少女般粉嫩,中间的肉缝挤满拉肉汁,我轻轻的咬住那枚已按耐不住的宝珠,用力一吸,肉缝上的汁水润进我的喉咙。也许是师娘从小就在天女宫中赏受琼汁玉液,此刻从蜜唇涌出的蜜水没有丝毫异味,反而散发出丝丝清香。师娘含住我的玉茎,不能说话,只在那里哼哈不已。此时我没有去体味肉棒上的快感,我只想让师娘快乐。舌头更快的在她宝珠上舔弄,汁水也不断的从私处流出来。师娘算得上一个湿女,从抚摩她开始,到欢好完为止,师娘都会流个不停。,为这我还笑话过她,有次她喷潮后,我对她说:“师娘,如果哪个地方闹旱灾,请你去就行。”她当时还没反应过来,还傻乎乎的问为什么。我道“你这么多雨露,你一发情,正好灌溉田地。”师娘当时脸红的就像夕阳一样,羞得找不到地藏。师娘身子越来越软,我舌头一卷,插入她穴内,以舌代棒,抽插起来。师娘一阵呻吟,没几下我就觉得头太累。我用手揉拉一下师娘的屁股,道:“去,趴在护栏上。”

师娘知道我要来正式的,性奋不已,吐出玉茎。从躺椅上起来,摇着雪白的屁股,走到护栏前,双手扶住,挺起雪臀,又向我抛个媚眼。我跟着起身,挺着紫红的大肉棒来到师娘屁股后,双手握住她的小蛮腰,肉棒沿着她的肉缝来回搓动,就是不进入她的宝穴,师娘有点急拉,屁股左右摇摆,看见我不理她,又前后晃动“小宝,快,快,让师娘舒服。”师娘等得明显心急了。

师娘一只手扶着护拦,另一只手竟来捉我肉棒。我看着时候到了,屁股向后一缩,阴茎抵住穴口,狠狠地插入,一插到底。

师娘舒服的呻吟了一声:“啊!”我又尽数抽出,又狠狠地插入。来回几下,
师娘又“啊”一声,师娘面部赤红、乳房坚挺,娇嫩的阴肉一阵蠕动,花蕊中吐出一大股滚烫的花蜜,浇在龟头上。师娘高潮到了,看来她刚刚忍得很辛苦,没几下就高潮。我的肉棒也有些许酥麻感,说实话师娘的蜜穴根本不像生过两个孩子的,又紧又嫩,师娘在天女宫中又练过一种秘术,阴肉能自行蠕动,这门功夫让我舒服不已,特别当我们在沐浴时,我躺着不动,任由师娘在我身上上下浮动时,最爽。师娘高潮后,身子有些下坠。今天已经大战拉好几回,体力有点不支了。我把她双手放在护栏上,一只手抬起她玉臀,身子轻俯在她裸背上,一只手绕过她身侧,握住她坚挺的乳房,两只手指捻住她粉红的乳头,阴茎在她蜜道里极速抽插起来,肉棒带着她娇嫩的阴肉翻出来,汁水横飞,几百下后,师娘已经管不住她的嘴,淫声浪语从她口飞吐出来。

“啊……啊……小宝,我不行拉,要飞拉,快,快”

“我的小穴快穿拉,啊……啊……小宝……啊……宝”

听见师娘叫唤,肉棒上的快感又强了几分,我大力抽插,下腹重重撞击着肉唇,师娘仰起头,叫喊不停,我每次龟头都大力撞击她娇嫩的花蕊,师娘花蕊一吐,又高潮拉,我不再控制自己精关,又急速插拉几下,精液狂喷而出,涌入师娘的蜜道。

师娘长长地嘘了一口气,又‘嗯’拉一下。我把在她乳房的手抽回来,站起腰身,一根手指摸上她后庭花。问道:“今天这里洗干净没有?”

师娘玉体一颤,有点害怕“小宝,你还来!师娘不行拉。”

“你不是说你永远也爽不够吗?”

“今天够了拉,明天好不好,不过这里尊教主吩咐,天天都洗的。”师娘的一只手也摸啦上来,挡在拉她菊花前。

“怎么,敢不听我的话?”

“没有,嗯……只是你也累了嘛。”她说话间,我又用手拂过她蜜唇。
“你倒会辩驳,今天就放过你,正好有些事要和你商量。下次就不会这么好运拉”帮我清理一下“师娘听后,转过身俯下身子,把沾满精液和她蜜液的玉茎又送入她性感的嘴里,没有丝毫犹豫,不一会肉棒已被她舔干净。

“你也去洗洗吧。”

师娘一丝不挂地走出亭子,蹲下身子,拿着丢在一旁的丝巾,伸向湖水,然后小心的擦起她私出来。

我躺在椅子上,眯着眼,赏受着斜阳的余光,现正值深秋,谷外天气应该变冷,不过谷内却依然如春,在这水中亭来一场性爱,真叫人畅快淋漓,神清气爽。
和师娘在这欢好几次,就喜欢上这里欢爱,师娘尤其喜欢,今天也是师娘拉我来的不过这里只有我、师娘和我四个侍女能来,其他人没我传唤不能踏入这的方圆五里,不然被教内的人听到师娘的淫叫声,岂不是麻烦。

又想啦一下心中的计划,觉得没什么差错。哼啦几句小曲,睁开眼时,师娘已穿好衣服,站在我面前。穿好衣服后的师娘,脸上的红韵还没有完全褪去。端庄而又妩媚,世上也许只有师娘能把这两种仪容结合的这么好,这么妙。端庄典雅,又妩媚娇艳,暖玉生香,风姿灼灼,让我销魂不已。

我伸开双手,示意让她坐到我怀里来。

“你不准再欺负我,你知道我挡不住你的。”

“好,好,答应你,行啦吧。”

师娘一扭腰,坐到我腿上,一股香风扑鼻而来,腿上感觉到一快柔软。我把头埋进师娘的酥乳中,用力吸一口。“师娘,你好香,真爱死你啦!”

“你这个孩子。”师娘怜爱地摸摸我的头,好久没说话。

我感觉到一阵温暖,只有在师娘这里我才能感觉到的温暖。

“你刚才不是有事和我商量吗?”师娘轻轻推一下我的头。

我整理一下我的心情,道:“等四女出关,我就要带着她们出谷去走一趟,自从被师父、师娘收养后,我还没出过谷呢。是时候去外面闯荡一翻,还有要为师父报仇,现在也该准备啦!”

“啊?”师娘惊讶道:“这怎么行?现在他们的势力如日中天,现在去不是自找麻烦,你虽然内功已大乘,但比起你师父遇害前还要差些,你又没有对敌经验怎会是他们那些老狐狸的对手。”

“呵呵,这次出去又不是找他们拼命,只是先做一些部署,没什么危险的,更何况还有四婢呢。”

“怎么,你不准备带师娘我。找打啊!”

“现在教内不稳,几个老糊涂对我当上这个教主很是不满的。没你这天下第六的高手在这震住他们,他们岂不反啦。”我嘴角闪过一丝诡笑。

师父伤重被救回时,生机已断。任凭师祖内功如何高,天女宫的药如何灵,也没能挽回师父的性命。师父去世后,师祖伤心不已。师祖一生,只收过两个徒弟,大徒弟霍子丹三十年前被仇家暗算,死于非命。这一次师父李常清也先师祖而去,师祖大病一场,知自己命不久已,就用毕生功力帮四婢打通经脉,不久也带着遗憾逝去。师父把教主之位传给我,去世前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不要轻易信任你的朋友。”对死,师父是不甘的。他不是怕死,而是来不及问他最好的朋友,为何要出卖他。师父去世后,教内的一些老家伙蠢蠢欲动,他们对我表面上还算恭敬,暗地却在不断揽权,要不是有师娘在这震着,他们早就反啦。他们认为我年少无知,对他们形成不了威胁,步步紧逼。只是他们不清楚,师父早注意到圣教内情况不稳,从他当上教主之后开始就让四位内长老开始训练死士,如果不是师父意外去世,师父早就扫清了教内的异动。现在也只有靠我啦,几天前四长老将最后一批死士带到,我也该准备动手啦。

师娘沉吟不语,她在考虑当下的情况。忽抬起头道:“那你要小心些,没师娘在身边要照顾好自己,出去后就去找你两位师姐。”

我微笑不语,看着师娘的不满,不小心笑出声来。

师娘何等聪明,立刻看出我是骗她的,手指在我腰间一扭:“好啊,骗到你师娘的头上来啦。说,带不带我出去。”

“带,带,师娘快松开,好疼。”师娘松开她玉指,吟吟一笑:“看你以后还敢骗我。”

“有你这天下第六的高手在这,他们怎么敢反,我这次要收拾好这些内乱,为师父报仇做准备,不先收拾他们,我怎么敢安心去为师父报仇。”

“你已经有计划啦,可是你怎么去收拾他们?虽然有你师娘我,还有两位长老,几个堂主是忠于你的,但胜负也是*敏感信息过滤*开,把握不大,何况收拾完他们,教内实力必定大减,怎么还有力量出去闯。”死士的事情连师娘都不知道。

我神秘一笑:“山人自有秒计!”

师娘抿嘴一笑:“小宝长大了,怎么连师娘也要瞒着。”

“你就看戏好啦,再说我长没长大,你最清楚啊。”说着我用肉棒顶住她的美臀。

“小色鬼!”师娘并没有把她屁股移开,而是把她下身移到我阴茎上。“美得你

“你又勾引我,你不怕再来一场大战。”我又顶啦顶。

师娘连忙把私处挪开,“怕你啦,我那地还疼着呢。”

“四婢什么时候出关?”师娘连忙换个话题。

“快啦,就这两天。”我回答道。

“她们为何这次闭关。”

“就是让两位长老帮她们稳固一下师祖留给她们的好处。”

“那也不用这么久吧。”

“我在书库寻着一套很有意思的秘籍,让她们练着,这本秘籍里还有一篇合击阵法,也让她们练了。等她们出来时,或许你也闯不出她们剑阵哦。”

师娘摆出一副不相信的俏样,但嘴上却没说,只是问了秘籍叫什么。
“阴阳神功,剑阵叫阴阳四剑阵。”

“好象在哪听过,我们教内没谁练过吧。”

“除了四婢,现在教内没人练过。以前也只有两个人练过‘阴阳神功’,去翻翻以前的资料,你可以找到的。”

“说说这功法有什么意思。”师娘虽然不信,但却很好奇。

“很有意思,很有意思的,保证到时候会让你乐昏的。”我卖了个关子。不过想想就叫人欲望上升,不知道到时候师娘能受得了吗?我心里一阵淫笑,过两天就有乐可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