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二十出头女人的内裤】
【二十出头女人的内裤】
            【二十出头女人的内裤】
 
 

  我的恋物癖始于1991年,到现在已经有11年的时间了。在此期间,我 已经收藏了许多女人的郛罩、内裤、丝袜。在这三样里面,我还是最喜欢女人穿 过的内裤。
 
  记得在1991年,我们那个地方要修一条铁路,于是铁路局的一个下属单 位进驻到了我居住一那个单位的院子的大楼里。大楼有六层。他们租用了第五层 和第六层。刚开始我还以为是负责建筑的单位,一打听,才知道是专门负责前期 勘探的,所以女的有几个,而且都是年纪比较小的。差不多二十几岁罢了。身材 都是比较丰满的那种。屁股都比较宽。因为这个单位的到来,本来人手就不够, 就使得我居住的那个单位又不得不从社会上召几个服务员来。做服务员的当然是 女的了。但不是农村的女的,而是城郊交界地方的。所以这些服务员的穿着也不 是很差。而且也有几分姿色。那个时候我对性方面的东西根本就知道得不多,差 不多可以说是什么都不知道。不过对性也有一些渴望。
 
  1991年我还在读六年级,在这个夏天,我的恋物癖就被引发了。而且是 被一条丝质内裤引发的。这件事情还得慢慢说来。
 
  记得那个夏天,可能是五月份的哪一天,我还在我家里做作业,忽然听到了 门卫在我家楼下叫我。因为当时我家住在二楼,经常到门卫去玩,和守门的人混 得比较熟。而且整栋楼里面除了五六层有人外,其它的就只有我家了。我家的窗 户下面就是大门。当我听到门卫在叫我的时候,我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就探了 个头出去,门卫告诉我说:**,快下来捡东西,你们家的的帕子掉下来。我一听, 什么?我家居然会有帕子掉下去,不过我家没有在窗户口晒过东西呀。我想不起 来,我就说:捡什么东西啊,你帮我拿上来一下嘛。门卫说:你下来嘛。你家的 帕子。虽然我一直搞不清楚什么时候我家的东西掉下去了,但是我还是下了楼。 
  我一下楼,就马上奔过去,把「帕子」捡了起来。当我捡起来的时候,我就 更搞不清楚了,我家从来没有丝质的帕子啊。我又不好多问,拿起来就直接回到 了屋里。
 
  回到了屋里之后,我就仔细地把捡到的「帕子」打开看。什么「帕子」喔。 
  怎么有点象内裤,再仔细一瞧,真的是内裤。我才想起来门卫叫我一定要下 去捡肯定是他们已经看过了这是条内裤了,他们不好意思帮我拿上楼来,只好叫 我下去拿了。我的心不仅一阵颤抖,身体也跟着一阵颤抖起来,心里想着:「啊!! 
  怎么会是一条女人的内裤呢?「刚才开始我以为是我妈的,但又不好意思给 她说我捡到了一条内裤,于是就急急忙忙地冲到我的屋里,把这条丝质的内裤摊 开放开床上。
 
  怀着激动而又复杂的心情仔细地观看起了这条丝质内裤。这条内裤是浅绿色 的,在它的正前方还有一朵小花刺在上面,四周是镂空的小花。这条内裤在裆的 位置是两块布,外面的就自然是丝质的了,而里面却是一小块白布,上面有些泛 黄,在它的中心还有一点经血的痕迹,我把它拿了起来,心想这是女人的内裤啊, 肯定上面还有女人的穴的味道。我把它蒙在鼻子上,用鼻子去闻它上面残留的一 丁点的女人的穴的味道。上面有一点腥味,不过不是很重。因为究竟是洗过的缘 故。天哪,我居然闻到了女人的小穴的味道。我的心里真是太兴奋了。从来没有 过的事情今天降临到了我的身上。我仿佛听到了一个女人的声音:来吧,来干我 吧,拿着我的内裤来找我吧。我的心情一阵比一阵激动,一阵比一阵兴奋,身体 随着思想的前进而发生了更强烈的颤抖,OH,MyGod.我的内心在欢呼,太不可能
 的事情居然就这样轻易的发生了。
 
  我激动了一阵,忽然又一个念头钻了出来,我要把它穿在我的身上,从现在 起它是属于我的了。我用颤抖的手解开了我的皮带,脱下了我的长裤,然后脱下 了内裤。阳具不知在什么时候居然已经挺得很高了,而且在它的前端已经渗出了 一些液体。我恨不得这条丝质内裤就长在我的身上。我马上把它穿在了我的身上, 但就此发现了女人内裤和男人内裤的不同。它虽然能包住我的屁股,但前面却无 法完全包住我的阳具。
 
  只是一小块布包住了我的阳具,假如稍微阳具再挺高一点,就会从内裤的边 缝上露出来,不过这样使我的性欲更加地高涨了。看着发红的阴茎和龟头,望着 今天的收获,心里感到无比的幸福,阴茎顶着那一小块布,就象是已经被它的真 正的主人用小穴含着了一样。我激动地握着阴茎不停地在这一小块布上面磨擦着, 就象在磨着那个丢内裤的女人的小穴,一阵高潮更迭而至。不过我是第一次穿着 女人的内裤,我把它看得很高贵,无心把它玷污了,于是就在要到最高潮的时候, 把阳具掏了出来,发泄到了纸上面。看着一阵一阵的液体从我的发红的龟头射出 来,感觉就象是射在了那个女人的小穴里面,好爽啊。
 
  在爽过了之后,我用纸把阴茎上面的液体擦掉,然后里面穿着这条刚得到的 女式内裤,外面套上自己的长裤,走出了自己的房间。吃午饭的时候,心里还在 想着假如这是我妈的我该怎么办呢?但是我看着我妈,她并没有什么意外的表现, 我就知道这条内裤不是属于我妈的,而是属于这个院子里的某一个女人的。而我 的想法是这肯定是哪个服务员的。因为她们住的地方正好在我家的上面,三楼。 
  肯定是她们在晒内裤的时候把它晾到了窗户边上,一阵大风就创造了这个对 我来说是很美好的事情。
 
  在吃中午饭的时候我已经确定这条内裤不是属于我妈的。于是我的心里就一 直激动着,阴茎也不自觉地一直胀大着。中午我吃过午饭,就穿着这条从天而降 的内裤去上学了。当然,在上课的过程中我一直保持着这种性兴奋。这是一种从 来没有过的感觉,想象着自己和其它人的内裤穿得不一样,他们还是穿着男式的 内裤,而我今天却穿着一条女人的内裤,生怕一不小心被人瞧见了。
 
  好不轻易挨到了放学,而我的阳具却因为一直处于高挺的状态,分泌出了不 少的液体。弄得阴部湿湿的,连阴囊也湿透了。我躲到厕所里用手摸了摸内裤, 前面包着阳具的部分已经湿了。因为我没有脱下来看,所以也不知道是不是已经 因为液体分泌得很多了而将内裤湿得透明了。虽然这个时候内裤已经湿透了,我 却不感到一点讨厌。虽然以前自己的内裤假如有一点粘了我就会马上去把它换掉, 可这次却不一样。就这样我回到了家中。回到了家里,我就放下书包到院子里去 玩了。碰巧这个时候,我看到了一个二十几岁的女人端着一个盆子从三楼上面下 来。
 
  盆子里面放的是叠得整整洁齐的衣服。我猜可能是已经晾干了的。那么掉在 门口的内裤就应该是她穿过的。而这个女人却是我们这个院子里一个男人的妹妹, 还长得十分俊俏,一对乳房把胸前的衣服顶得很高。虽然她走路不象一些女人那 样屁股摇摇摆摆,但就是因为这一点我就很喜欢她了。因为我们平时就在打招呼, 所以她下到楼底的时候我和她打了一个招呼。从她的脸上我隐约看到了一丝的尴 尬,就好象她已经知道我把她的内裤拿到了手,而且已经穿在了身上。假如真的 是这样,她要找我的事的话我也不怕,因为这条内裤是从天而降的,我也没有到 她寝室去拿,而且那个时候我也不知道三楼有衣服在晾着,所以说偷是不可能的。 
  假如真的找我事,我也有正当理由和她当场闹上一场。不过这些却是我自己 的想法,她和我打了招呼就走开了。
 
  我把这条女人的内裤穿了大概有一周多,实在是穿起来弄得阴部很不舒适我 才把它脱下来。当脱下来的时候,我却找不到机会把它洗了。就直接把它扔到了 床上了,没有再去管它了。直到后来有一天,我要和我的叔叔出去玩,忘了把它 藏起来就走了。当到了目的地之后,才想起这条内裤还扔在床上,而我妈是要给 我洗衣服的。天啊,我妈发觉了会怎么办啊。完了。当时我就觉得好象天都要塌 下来一样。不过我现在也没有办法回去把它藏起来啊。还是算了,该我走霉运了。 
  我心里这样想着。当我在外面耍了几天回去一看,我的内裤居然被我妈洗了, 干干净净地躺在我的床上。